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最好的爱情 与颜值无关  

2015-05-12 21:32:52|  分类: 美术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5月08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最好的爱情 与颜值无关 - 上善之水 - 水之舞蹈
最好的爱情 与颜值无关 - 上善之水 - 水之舞蹈
五代南唐 卫贤 《高士图》 绢本 设色 纵134.5cm 横52.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最好的爱情 与颜值无关 - 上善之水 - 水之舞蹈

    ◎杜汭

    正在故宫武英殿举办的故宫藏历代书画展中,卫贤《高士图》竖画横展,观众需要扭着脖子观赏,难免令人疑惑:为什么本是立幅却要横着装裱成手卷呢?原来,这一卷规整的内府“宣和装”出自宋徽宗,是为方便其私人鉴赏之用。那么,这是怎样一幅画作,引得才华横溢的帝王如此珍视呢?

    卫贤《高士图》,亦名《梁伯鸾图》,是一幅公认可信的五代南唐绘画真迹,所描绘的著名故事“举案齐眉”,正是出于《后汉书·逸民传·梁鸿》的记载。话说富人孟家有个三十岁的大龄剩女,“状肥丑而黑,力举石臼”,屡次拒绝了富二代和穷书生等众多求婚者,皆是因为仰慕太学士梁鸿的诚信和博学,她对父母宣称:“欲得贤如梁伯鸾者。”梁鸿,字伯鸾,也耳闻了孟女乃世间难得的通晓义理之女,竟然也拒绝了媒人介绍的美女,同意了这门亲事。孟女被家人盛装打扮,谁知婚后一连七日遭遇冷遇,遂去询问究竟,梁鸿回答说自己是想找一个可以布衣相伴,山林隐居的伴侣,绝非满面脂粉,盛装绮罗之人。孟女当即散下头发用荆条插起锥子型的发髻,换上布衣以示要跟随梁鸿隐居的决心,梁鸿大喜感叹道:“此真梁鸿妻也。能奉我矣!”他还给孟女起了名字叫“光”,字“德曜”,将她的贤德视为灿烂的光芒,因为自己的名字寓意为神鸟,能遇到这光芒足可称之为幸运。霸陵山深处,二人以耕织为业,或咏诗书,或弹琴以自娱,恩爱有加。后世遂以这对志同道合的夫妻二人作为和谐夫妇的典范和婚姻的理想模式。

    卫贤笔下的这对隐居眷侣的生活环境在今人看来,其实也是相当高格讲究的,奇特姿态的山石、流动舒卷的水纹、繁多种类的草木……松竹是节操的代表,奇石也与文人的孤傲性格有关,画上这些,这是为了呼应梁鸿孟光不为世俗牵绊的高尚德行。如此自然而充满美感的山水之间是一竹篱笆圈起的院子,小院简约但并不寒酸,篱笆规整,而且前景和后面的篱笆墙的制法还不一样,院中有一敞轩,梁瓦地砖齐整规矩,床榻之上,梁鸿坐着一个条纹状图案的垫子,小书案上放着书卷,孟光举着的黑色托盘里,有几个黑色的碗和食器,虽然很小,却还点上了朱色,轩内还有两个凳子,凳腿的样子也做了区分,这些细节也可见画家想展示隐者简朴但是精致有格调的生活。

    明代的陈继儒在其《眉公论画》里评价卫贤画工说:“画家宫室最难为工,谓须折算无差,乃为合作。盖束于绳矩,笔墨不可以逞,稍涉畦畔,便入庸匠,故自唐以前,不闻名家,至五代卫贤,始以此得名。”画中栏栅和敞轩颇工致,确实表现出画家严格的界画功底。其中山石所用拖泥带水皴法,被明人唐寅所继承。

    两个人物虽然画得很小,但仍能看出动作和表情,这也是卫贤绘画能力的展现。梁鸿一脸静穆专注于读书,孟光则恭恭敬敬地将饭案高举到眉前,低下的头和不敢直视夫君的目光足以说明其内心的崇拜和尊敬,卫贤回避了史书对于孟光外貌丑陋的描写,梁鸿也没画得特别英俊,这也体现了画家对于美与丑的无差别认识。这种处理直接让观者对画中人内心的坚持和笃定肃然起敬,更重要的是对此二人这种精神上的互相欣赏和纯粹爱情的羡慕与赞叹。

    有过婚姻经历的人可能会说这个故事有点离谱,更何况梁鸿终身不仕,带着孟光跑去隐居这点也太不现实。这一点上,古人其实是明白的,正因为这种不考虑外貌、名利、钱财,单纯追求精神契合的婚姻是对人性的超越,常人做不到,所以文人们认定不仅梁鸿是高士而且他老婆也不是凡人,并推崇二者的婚姻为最理想的境界。举案齐眉的仪节并不是强调男尊女卑,只是透过这种外在形式来强调高度精神层面的爱恋和互相懂得,这恰恰也是古人对世俗附加于爱情之上的各种计较的挑战与反思。

    超越人性就是神的行为,所以,乾隆写了一个大大的 “神”字,赞的不仅是画功,更是画中人的事迹。值得一提的是,一向被指责为乱题诗的乾隆(1711-1799年)在题跋上认真地分析了一个图像上的错误,他写道:“孟光□水举齐眉,□□梁鸿穆且怡,京兆似明古损字,不知津迷又因谁。”迷津,意为迷失方向的意思。关于京兆人士卫贤画错了的这古损字,他又在诗后解释道这举案齐眉的“案”应该是“桉”,“呂少衞云:桉乃古椀字”,他还又提到明人杨慎《丹铅总录》里也认为应该是“桉”而不是“案”,所以乾隆认为,卫贤不应该画孟光举案,应该是举起一个碗。据考证,《广韵》记这个“椀”就是“碗”的古字。《宋曾巩·耳目志》也确实有“孟光举桉齐眉,俗直谓几案耳”的记载。可见这文登学派徐士林教出来的乾隆学问之严谨,堪称极致。

    上述纠错题跋写于1745年,四年后,乾隆爷又于卷后题跋,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之前的一年,他此生最爱的富察皇后病逝了,史书记载:“皇后恭俭,平居冠通草绒花,不御珠玉。乾隆对其每加敬服,钟爱异常。”至爱之人去世后,乾隆不仅写出了《述悲赋》感叹“悲莫悲兮生别离”还追封为孝贤皇后,怀念情切也许正是再次赏画的原因。

    与这幅绘画相关的还有另外两个帝王,卫贤入仕南唐内廷供奉的,正是那写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后主李煜(961年-975年在位),他的最爱大周后娥皇和他一样喜好艺事,曾经共同编排霓裳羽衣舞,娥皇去世后,李后主每每感叹世间再无这样的知己爱人;此幅画卷前,瘦金体的“卫贤高士图梁伯鸾”几字,则出自另一个亡国之君——宋徽宗赵佶(1082—1135年),大量野史记载了其与才艺卓越的李师师的韵事。其中便有他夸赞李师师的内在美是 “外幽姿逸韵,完全在容色之外”之句。后宫粉黛三千,皇帝却偏偏只爱恭俭与才情,即便是荣华富贵帝王家,这爱情也是与外在无关啊!

    这幅画所承载的,正是古人的感悟:好的爱情,只存在于灵魂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