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转载】相濡以沫,不如相望于江湖  

2015-03-03 07:16:20|  分类: 婚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濡以沫,不如相望于江湖 - 林夕逸尘 - 夕林阁


作者:宋涵


在历史里寻寻觅觅,老庄是一个难得的浪漫的人,他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恣意大气又飘逸。我改一个字,“相忘”改为“相望”,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浪漫的情话了。无需刻意忘记,还能从容相望——美得更为惊心动魄。


要懂得这份美,首先就要警惕对“相濡以沫”的神圣化。在庄子的原意里,“相濡以沫”是很没尊严的下下策,想想看,两条鱼掉进了水洼里,远离让它们最灵动的江湖,只能用口水打湿对方的身体,来苟延残喘,多么挣扎与无奈。


可是在我们后来熟悉的语境中,“相濡以沫”就变成了困境中的不离不弃,变成了对苦难爱情的歌颂——其实这只不过是没有选择的本能动作,硬要说多浪漫,只能说是自欺欺人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总习惯从苦难里找出一点美德来。怕就怕,我们被这种苦难思维定了型,即便有了选择,仍然把被迫的苦难当成主动的美德。


以口水互相养活对方,依赖着对方;还是在碧波荡漾里自由游弋,远远望上一眼也快乐,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爱情哲学,第二种更让我钦佩并心向往之。要懂得庆祝个人的轻盈与圆满,就必须引入“欣赏之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深,并不难;情深却又不沉重不凝滞,才可贵。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纯粹又通透的爱,而不是“无论如何我都要与你绑在一起、无论多么不开心也要在痛苦中与你同归于尽”的决绝与愚忠。


写出《纳尼亚传奇》的英国天才作家C.S.路易斯在晚年剖析一生所经历的爱,将爱的起源分为“需求之爱”与“欣赏之爱”:一个是“我不能没有你”,一个是“就这样看着你也很好”。


C.S.路易斯说,需求之爱会随着需求的消失而消失,但欣赏之爱则是独立于需求之外的,那是对人与物的无私情感,“无论是否需要,我们都认为有义务去注意、品赏、赞美他们”。欣赏之爱“屏声静息、凝神注视,为世上竟存在这样的人而欢欣;即便不能拥有,也不觉得彻底失望;宁可不能拥有,也不肯从未遇见过。”


《东京爱情故事》里,里美对完治的爱就是“我不能没有你”,她以这份强烈的需求留住了完治。不得不说,很多人在爱情中都对这种需求毫无抵抗力。“我不能没有你”的确能激发很多男人的保护欲与爱意。而洒脱的莉香则很难说出这句话,尽管她同样深爱着完治,尽管离开完治会让她很心痛,她仍然会传递出“就这样看着你也很好”的气息,始终微笑无怨。


而完治也并非不爱莉香,当他知道莉香有机会去美国工作时,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请留下来”,因为他知道她是一个热爱自由与挑战的女孩,他不愿意自己阻止她的梦想。他们可能不是彼此最适合做夫妻的对象,但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确实存在过纯粹的爱、欣赏与理解。这样追求迥异的两个人,如果硬要在一起,那么一个要被迫收起翅膀,一个要窘迫地更新价值观(完治是一个过于保守的男人),才是何苦的相互勉强。


我每年都有很多机会对很多新婚夫妻说“恭喜”,但是,我对她说的“恭喜”最诚恳。我发自内心地恭喜她和她先生的勇气与忠诚,那是一种对自我的人生、梦想、快乐负责的勇气与忠诚。他们比许多仅仅为了在一起而在一起的夫妻更懂得爱。


分手与离婚都不一定是坏事,虽然它们破坏了我们的常规期望。但与窒息又紧仄的结合比起来,我认为每个人都更值得充盈又开阔的爱。借用连岳先生的话,“爱与婚姻都不能让女性减去独立,让男性减去智慧,不能减去你们自己的看重的价值,不能减去自己独特的生存乐趣”。当然,这样的爱需要真正的力量,又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


来源|十点读书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