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声希》那么禅的寂寞 那么痛的虚无  

2015-01-02 19:50:24|  分类: 经典评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3日至5日晚,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创意策划、《画卷》篇编导沈伟携其舞蹈代表作《声希之夜》,登陆国家话剧院国话剧场。舞蹈《声希》的英文名为“folding”,意思是一直不停地折叠,是一种进行状态。这部作品取意于《道德经》“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1999年,沈伟在广东现代舞团创作《声希》这部作品只在广州友谊剧院做了两场热身性质的演出,之后奔赴英国“布莱顿艺术节”和德国“新世纪动感国际舞蹈节”,并在欧洲一炮而红。之后成了沈伟的代表作。这部作品再次回到中国已经是15年之后了。

《声希》是缓慢的,一呼一吸间,生命绽放然后衰败。作品甫一开始,是一段僧人诵经之声,接着便是藏传佛教里轰鸣而庄严的喇叭。这神圣的声音仿佛要把肉体吸走,只剩下那游走的魂魄。红色鱼儿般的舞者从两条光廊走向舞台深处的那幅八大山人的册页,上面一条黑鱼紧逼双眼,仿佛忘了自己。两条,又是两条……他们都仰颈观望却又给人无望的感觉。直到那条黑色的鱼儿,打破了这美艳的画面。一个裹着黑裙的两人高的联体舞者缓缓走上舞台。当他们停止,我们看到一位舞者从另一位舞者身上缓缓滑落,又静止,停留在伙伴的身上。底下的那位舞者终于露出了他自己的头颅。但他们粘连在一起。这同生抱死的黑鱼,紧紧地抓住我们的眼睛。空气让人窒息,我甚至考虑要不要逃离这里,到剧场的外面,排遣一下这空气里的孤独和绝望。

随后,一群联体的黑衣舞者占据了舞台。他们在上面翻滚、游动,一方好似用那最后的一口气缓慢地移动,另一方却早已凋谢、坠落。

沈伟这部创作于20世纪最后一年的作品有世纪末那段时间人类对于时间的好奇和恐惧。那时的沈伟只有31岁,却仿佛已经老了1000年。 “到此偏怜憔悴人”, 这种沉重和虚无建立起他与朱耷的关联。朱耷是明朝的“遗民”。作为皇室的后人,江山更代,他已经一无所有,甚至性命都难保。最后他选择了在23岁(顺治五年)出家为僧。也是在31岁左右,朱耷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路。自此,他终其一生都以艺术来描绘他的“残山剩水”,以“白眼”看待世人。

沈伟也选择了这样一条孤独的道路。在作品的后半部分,黑裙的舞者站在台前,奋力挥动胳膊,挣扎着要打开一扇门,趟开一条道,拨开一道纹。而在另外一边,红裙舞者们渐行渐远。直到那黑裙舞者疲倦了,停止了,躺在微弱的光中,那一群红裙舞者也消失在远方,消失在舞台的深处。只有那来回摆动的铅锤,在提醒着我们此时此刻,时间在我们这个时空里并没有停止,它冷酷而又绝情。

我从来没在一部作品中感受过这么虚无的痛,这种感受如同一把巨锤敲击着心脏。沈伟抓住了这种“窒息的美”,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助。以美丽表达死亡,以平静克制宣泄,《声希之夜》的内核正是东方哲学中的哀而不伤。这种控制度非常高的克制正是沈伟独特的舞蹈方式,里面蕴含的是禅宗似的孤寂之感。这种孤寂,在随后的《天梯》里再次展示出来。沈伟用缓慢的动作绘制了一幅属于他自己的美学画卷。即使是他实验性很强的《连接转换》也依靠这种“极端的控制”,让舞者的身体如云朵般轻盈,似流水样安详。也是从这部作品开始,沈伟摆脱了《小房间》的狭小格局,开始以更大的格局思考生命图像。

如果你仔细观看,你会在《声希之夜》这部作品中发现一个翻滚的黑色舞者,他裸身隐秘,夹杂其中,与其他裙装舞者格格不入。这个符号在《天梯》里也存在着。这一团黑色,扭曲、变形,仿佛在世界之外。他是什么,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也许只有沈伟才知道吧。文/李蝴蝶(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