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转载】民国备胎指南  

2014-10-08 18:57:36|  分类: 男女情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泉《民国备胎指南》

民国备胎指南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生前不求名分,死后守口如瓶,金岳霖真可谓“金牌备胎”,令后来的备胎们望尘莫及。因为备胎再好,多半都怀着颗求转正的心。


曾经有一个时代,男子善于妙手著文章,女子也会白描世态炎凉,他们和爱人白日携手游冶,夜里把盏到雾重月斜。离家去国,绵长岁月在壮阔山河里游走,是为民国。在这山河岁月中,林徽因是如何成为“女神”和“妇女公敌”的?金岳霖真的是“痴情男二号”吗?


备胎当然不属于民国词汇,但民国实在不缺喜欢收集备胎的女神(男神)和甘做备胎的卢瑟。不过,他们会像王安忆的小说《长恨歌》里,王琦瑶款款说的:“他是个底。”


“底”就是备胎。有时候,“底”只有一个,但贵在忠心不二,一任风雨,时移世易,那“底”只静静地待在那里,不吵不闹无所求,最后发现已经厚厚结成了疤,再也无法分离。这样的“底”,金岳霖便算是一个。他和林徽因的故事已成传奇,毋庸赘述。甚至在林徽因彻底选择梁思成之后,金岳霖先生还是守在林徽因身边,住梁家后院,住昆明别墅,住李庄小屋,只要在女神身边,就是另一种相守。林徽因去世后,金岳霖一直和林的儿子梁从诫住在一起,一时半刻见不到,便会高声问保姆:“从诫回来了没有?”然而,当记者问起他和林徽因的故事,金岳霖任凭录音磁带一圈又一圈地空转过去,一字一顿地说:“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

《长恨歌》里,王琦瑶款款说的:“他是个底。” 这里的“底”就是备胎。
        《长恨歌》里,王琦瑶款款说的:“他是个底。” 这里的“底”就是备胎。

生前不求名分,死后守口如瓶,金岳霖真可谓“金牌备胎”,令后来的备胎们望尘莫及。因为备胎再好,多半都怀着颗求转正的心。比如吴宓先生想做毛彦文的备胎,虽然自知希望不大,却还是要背地里辗转反侧,悄悄分析敌我形势,胜算几何。转正不成,备胎们多半默默走开疗伤。比如鲁迅先生的备胎许羡苏小姐,帮周先生照顾家小多年,等来的却是许广平怀孕的消息,许小姐擦擦眼泪,故作坚强地说:“这也是意料中的”。她把所有信件给了朱安,把家用簿寄给了鲁迅,从此萧郎是路人。


有时候,“底”有很多层,像是千层酥里的酥皮,脆弱而执著地袒露着,怀着一颗忐忑之心,等待女神临幸,只待一咬,便化身碎渣无数,在空气中徒劳飞扬。这故事听来伤感,却并非没有励志的例外,沈从文便是最佳范例。羞涩的乡下人看上了中国公学最漂亮的校花张兆和,只能用情书表白。张小姐当时追求者甚众,遂将他们编号为“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而当时,沈从文只能排“癞蛤蟆十三号”。不过,这位乡下人虽然不善言语,情商却不低,他祭出自己的看家法宝,发起书信攻势,文字的超级强项亦可算是他的“杀手锏”。张小姐收到的求爱信不计其数,初时并不对沈从文的情书上心,甚至还向胡适告状。胡适劝解无效后,对沈从文汇报说:“此人年太轻,生活经验太少,故把一切对他表示爱情的人都看作‘他们’一类,故能拒人自喜。你也不过是‘个个人’之一个而已。”


然而沈二哥这个备胎,是倔强的湘西人,即使万念俱灰,他还是不屈不挠地给女神写情书,一边悲伤地感慨自己是“易折的萑苇,一生中,每当一次风吹过时,皆低下头去,然而风过后,便又重新立起了。只有你使它永远折伏,永远不再作立起的希望”,却还是要坚决地表示:“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样的坚持,终于感动了美人,从“癞蛤蟆十三号”一跃转正,抱得美人归。


沈二哥这个倔强的备胎,即使万念俱灰,他还是不屈不挠地给女神写情书,终于感动了美人,从“癞蛤蟆十三号”一跃转正,抱得美人归。沈二哥这个倔强的备胎,即使万念俱灰,他还是不屈不挠地给女神写情书,终于感动了美人,从“癞蛤蟆十三号”一跃转正,抱得美人归。

不过,期望着学习先贤的当代备胎们注意了,靠写情书这个法子成功上位的备胎案例实在太少,比如积极学习沈从文好榜样的卞之琳,便很快败下阵来。十年苦恋,一百来封情书,诞生了“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这样的名诗,却始终赢不了佳人的心。张充和不是张兆和,她看重的是性格相合,在她眼里,卞之琳即使有才,却“性格不爽快,每次见他都不耐烦,觉得他啰里啰嗦的”,闷声不响,只写情书,却不表达究竟想怎么样。不过,根据张充和弟媳周孝华的回忆,卞之琳也曾大胆向女神表白:“那一天我在自己屋子里,充和突然进门来喊我跟她上楼。”透过楼上充和的房门缝隙,周孝华看到卞之琳竟双膝跪在地板上。“充和又可气又可笑地告诉我,说卞之琳跟她求婚,声称如果不答应他就不起来。”不过,卞之琳的勇气似乎并没有持久,“过了没多久,也不知道充和用什么法子,就让卞之琳又站起来了……”


卞之琳这样的备胎,结局只有一个,便是把牢底坐穿,永世不得翻身。很多年之后,有人问张充和:“既然不爱他,何不早点告诉他,让他死心呢?”张充和笑着回答:“他没有说‘请客’,我怎么能说‘不来’?”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与天下的备胎共勉。


注释:


*头图为1938年林徽因(左4)、梁思成(左2)和女儿、儿子与西南联大教授周培源(左1 )、陈岱孙(左3)、吴有训(右1)、金岳霖在昆明合影。


*插图一为电影《长恨歌》剧照。


*插图二为沈从文与张兆和旧照。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