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谁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2014-08-28 10:57:46|  分类: 社会视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一条不那么起眼的新闻,河南驻马店市驿城区的周湾、安楼等村农民突然迷上了打井,“田间地头、沟渠两侧,到处都是新打的浅井。”打这些井的目的不是为了汲水。据当地村民说,有企业马上要在这里占地建厂,打井是为了能得到更多赔偿。但这个传闻很快就被否认了。

听起来就像是一出荒诞剧:世世代代居住在村里的人,突然传来风声,不久就会有企业来这里征地建厂,仿佛是一块石头扔进池塘里,村子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家家户户拥到自家的田间地头,东一块西一块地挖井,说是打的井越多,企业赔偿的钱就越多。他们早已从沿海发达地区听说过这样的神话,因为大量征地搞建设,苦了几辈子的村民卖了土地,一夜间就致富了,过上了好日子。

附近会打井的人倒是首先发了财。“五六十厘米粗、15米深的井,张口就要300块,不还价,加上打井时还得好烟、好酒、好菜伺候着,打一口井至少得花400多块。”为此各家拿出了多年的积蓄,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

这个故事的结局可想而知:村里的干部召开大会,宣布说,那些土地是驻马店铁东工业区居民拆迁生活用地,不是用来建厂。有关部门已经确定了赔偿标准,村民们打的井不可能得到赔偿。也就是说,即使村民能得到一些补偿,那些钱也非常有限。

村民们急着把土地出让出去,这多少有点让人不可思议。千百年来,土地都是农民的命根子,是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根本。可今天,他们对土地的感情似乎淡漠了,不是他们不爱土地,而是因为这土地实际上并不是他们的。他们并不能真正拥有土地,可以说他们是世界上最没有根的农民。而既然土地不能世代相传,他们对土地采取掠夺性生产,或者干脆转让出去,彻底脱离土地,便成为一种合理的想法。

在某些人印象中,中国农民都有点小狡黠,时髦的说法就是小农意识,他们总干些弄巧成拙的事。但我总觉得,这种千百年养成的狡黠其实包含着一种苦涩,是弱势群体面对权力的无奈之举。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农民一直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的生活最穷困,得到的权利也最少,长期被欺压的结果使得他们被逼出一种生存智慧。面对官府和开发商,他们知道土地反正保不住,还不如想点办法,在并不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搞一点属于自己的物权,就像城市拆迁居民抢建一些违章建筑,指望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用今天的话说,打井现象反映的是弱势群体与政府行政部门之间的博弈,他们不相信大河有水小河满的大道理,也不相信专家们给他们描绘的美好前景,中国农民是最讲实际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马太效应,但却知道要想过上好日子,没有人会帮助你,只能调动自己全部的生存智慧,把每一次博弈都看做是个人与家庭的最后机会。实际上,在当前忽视可持续发展,不顾子孙后代的这种破坏性经济建设中,土地正在成为农民最后一个博弈的机会。

但是,社会的不公平恰恰就在这里,弱势群体参与博弈,在大多数时候是基于不对称信息,因而其行为也往往十分盲目,失败的几率更大。正如那些村民在记者面前表现出来的,企业究竟是不是要来占地,一口井到底能赔多少钱,他们自己也一脸茫然。估计这一次,算上请人打井的钱,许多村民会是赔多赚少,欲哭无泪了。

如果有人对这条新闻感到好笑,那么就像果戈理《钦差大臣》中演员对观众说的:你们在笑自己。事实上,我们今天每个人不都是在干打井的事?许多人不顾风险,把全部的钱投到股市上,投到房地产上,甚至投到传销上,这样的侥幸心态可说是十分普遍。这大概就是一种传说中盛世的迷茫吧,人们并不清楚自己能否分得改革的红利,盼望一夜间发财致富却心里根本没有底,对未来茫然而又对当下缺乏安全感,于是越是不确定就越是往前冲。至于其结果,就只能任人摆布了。

这条新闻告诉我们,时代发展到今天,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每个人能否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南大景凯旋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