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强导,请停止谋杀思想!  

2014-08-28 12:51:06|  分类: 影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斌  关键词:强卡洛·德·莫纳科 《乡村骑士》

    在这位著名导演的处理之下,一切都变得庸常而浅俗:他居然让剧中的图里杜表现得像一个流里流气的小流氓,让其情人洛拉表现得像一个轻佻而淫荡的坏女人。这显然是刻意地欲将他们道德污名化,如此一来,世俗的道德评判就被导演视觉化地“介入”了剧中,而发人深思地对人性的洞见与体察,亦被迅速地蒸发了。

    当我在一天的晚上,看完了国家大剧院版联袂出演的歌剧《乡村骑士》与《丑角》后,我感到了高度的兴奋。凡热爱歌剧者,均知这两台小型歌剧自上演百多年以来,几乎无一例外地被安置在同台竞技,这是由于它们本身所具备的形制(一个小时的演出时间,且剧情均发生在一天)与主题思想所决定(均表现几个普通人间的不伦之恋,均属爱情悲剧,均以主人翁之死为其戏剧情节的终点)。

    就音乐所能达到的高度而言,我以为《乡村骑士》胜出《丑角》一筹,而就剧本的文学性而论,《丑角》却又足高出了《乡村骑士》,但它们都是歌剧舞台上无可置疑的不朽经典。但此文,我只想专谈谈《乡村骑士》,在我看来,它在舞台呈现上有重大的问题,而《丑角》基本不存在这些问题,它紧凑的剧情以及演员呈现悲剧情境时所佩戴的丑角“面具”,没给出现这些致命的问题留下缝隙,这真是它的幸运。

    我没想到《乡村骑士》中的众多角色在歌唱上会那么出类拔萃。除了两位男女主角,饰演情人者——国内歌剧演员王宏尧(在此之前我对此人一无所知)的声线好得令我惊叹。

    正是有了这么一批足可高赞的演唱者,使得这台极富艺术气息的小型歌剧成为一个相对成功的、在歌唱水平上达到国际一流水准的歌剧,我在批判之前,必须事先张扬地肯定,而且是旗帜鲜明地肯定。

    接下来的问题是歌者所无法左右的。而之所以会出现问题,唯一的承担者必是歌剧导演——这位导演,强卡洛·德·莫纳科,我已然不是第一次领教他令我大惊的“改编”了,更准确地说,是对具备人生/命运深刻性之剧作的蓄意“谋杀”。

    几年前,我去大剧院看了一场瓦格纳的《漂泊的荷兰人》,舞美棒极,炫人眼目,但在剧终时,却出现了出乎意料的、重大的、不可原宥的致命错误——这位强导将瓦格纳式的悲剧思想——漂泊者永劫不复,爱情仅属存在于人类想象中的幻觉,不是因了海德格尔式的“此在”的一再缺席,而是因了人这个物种无法避免的犯错,故而,人类的宿命将是永恒的悲剧——居然改造成了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皆大欢喜的尾声,这无疑是对瓦格纳思想的背叛与谋杀。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位导演又导了一出威尔第的歌剧《奥赛罗》。而在事前,我见这位导演在媒体上述说其父乃为演过奥赛罗的著名人物,他本人亦从小就十分熟悉这一歌剧。

    我又一次走进了大剧院,一如所事先预感,即便舞美令人赞叹,但依然无法遮掩这位导演选择的错误——“奥赛罗”这一歌剧主角登场后一亮嗓门,就已然注定了这台由导演完成的威尔第著名歌剧的失败。我相信剧情要求登台乃是一大号男高音,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奥赛罗”,竟是一小号男高,以致坐在十排之内,你都难以听清他在唱什么,尽管我看演员已很卖力,但依然无济于事。这台歌剧其实输在了未演之前,饰演奥赛罗的这个演员一旦被确定,失败的命运也一并被注定了。

    到了我期盼已久的《乡村骑士》,我真的感到了彻底无语,不是因为这出戏,而是因了这位又一次出现致命错误的歌剧导演。

    不妨容我先说说《乡村骑士》的剧情,唯有如此,我们才会明白他的问题何在。

    从世俗的层面上看,《乡村骑士》无非在说第三者“偷情”及红杏出墙的故事:

    在外漂荡多年返乡后,主人翁图里杜发现其旧日情人洛拉,嫁给了一位受人爱戴的乡村马车夫阿尔莫奥。图里杜随后亦与当地的一位姑娘桑图扎发生了关系,信誓旦旦地要与其结婚——这位姑娘从此痴情地爱着他。这是这个故事的人物关系的背景资料,而真正呈现给观众的《乡村骑士》,则是带戏入场的,即让既定的已成事实的人物关系,在随后发生的悲剧性的情景中得以逐渐披露。

    与图里杜有了关系的姑娘发现了他与旧日情人洛拉的私情,她苦苦哀求他能放弃洛拉而继续爱她,她陈述了自己已是一不洁之身,从而丧失了去教堂祈祷的资格。图里杜由最初拒绝承认与情人洛拉的私通,到最后迫不得已而承认。但他却坚定地表达了对旧日情人的炽热之爱,这便让忍无可忍的桑图扎妒火中烧,万般无奈之下,她将图里杜与洛拉的私情告诉了洛拉的丈夫,由此引发了一场生死决斗,结果是图里杜被情敌手刃,一命呜呼。

    剧情终止在了桑图扎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

    “图里杜死了!”

    若从世俗角度看,那位死于非命者必定要受到道德谴责的,因为无论他当年如何深爱旧日情人,当她的身份成了有夫之妻时,爱情无论多么热烈,都必须终止了。这乃是一种被世俗社会所奉行的道德观。可如若《乡村骑士》仅以此观念来予以呈现,那么这出戏,我们至多仅能赞颂蕴含其中的旋律之大美,而对剧情可以搁置不论,因为无须再论,世俗社会已然有了确定性的道德评判之准绳,我们还须多言吗?

    但问题的症结就出自这里,作为此台歌剧的创作者,他们是否仅仅就为了展示一个不伦之恋引发的爱情悲剧呢?

    我以为显然不是,我们可以从歌剧的旋律中听出作曲家对人性的哀叹和悲悯。创作者显然要挑衅世俗的成规之见,用他萌动于心的事关人性的认识与思想,来颠覆或曰冒犯我们司空见惯的伦理规条。在创作者看来,爱情才是至高无上的,它拥有着此世无可置疑的人伦价值,但一经沦入了我们不得已而跻身于其中的世俗社会时,一切又都变得似是而非、模棱两可了。

    这就必然涉及一个艺术所必须正视且要予以阐述的生存悖论,或曰人生之悖谬:从爱情角度看,图里杜被重新点燃的爱情,来自于其灵魂深处一次真爱暴发,这一强势的不可阻遏之暴发,让他不幸涉入了此一不伦之恋,一发而不可收;而就社会流行的道德观而论,他又是在“无视与践踏”世俗伦理的,故而必会遭受社会道德的鄙视与谴责,可在此,艺术就无可避免地逼迫着人们进入了对道德伦理本身的思考:我们虽然并不排除,甚而肯定了图里杜的行为触犯了世俗的道德,但我们是否亦可拨开这层笼罩在社会上空的道德迷雾,从他个人燃烧的爱情中,以及人性本然的角度,看到一个更真切的人性之真面呢?

    道德感与相伴而生的羞耻之心,只有当它们进入了社会伦理的抽象领域时,才会宣告成立,但创作者的立意恰是要质疑甚至颠覆这一道德观。这是一个至为关键的看取角度,否则,我们无法真正读懂这部作品。这是一个悖谬式的人性拷问,但它只呈现悖论,却把思索与回味留给了有心的观者,但可惜,在这位著名导演的处理之下,一切都变得庸常而浅俗了:他居然让剧中的图里杜表现得像一个流里流气的小流氓,而让其情人洛拉表现得像一个轻佻而淫荡的坏女人。这显然是刻意地欲将他们道德污名化,如此一来,世俗的道德评判就被导演视觉化地“介入”了剧中,而发人深思地对人性的洞见与体察,亦被迅速地蒸发了,从而人性的发现与审美观照亦消失于无形——《乡村骑士》不再是一台具备独特思想之不朽之作了,剧中人物的是与非也不再是亦此亦彼了,从而沦落成了一个大众化的、对人生毫无启示的流俗作品。

    一如当年对瓦格纳思想的谋杀,在这里,导演强卡洛·德·莫纳科又一次“谋杀”了一台伟大歌剧的思想。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