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华为的致敬  

2014-07-03 15:2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为的致敬


    2014 65日,《人民日报》第八版,华为广告,半个版面一句话,一个人物。华为坚持什么精神?就是真心向李小文学习。这是广告词。课桌后折叠椅上一个人,村长打扮、板爷布鞋、不修边幅、瘦小枯干,他是李小文。

    最有权势的党报,最受尊敬的企业,土得掉渣的老头。媒体很错愕,然后很激动,然后争先恐后的解读,然后人肉般的爆料。李小文何许人也?华为意欲何为?好的广告总是很有嚼劲,再经新闻那么一发酵,很多人都像在排挡狂饮一样,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是的,此时此刻他们像找到了真理一样、一样的陶醉!

    李小文何许人也?李小文,中科院院士,创建了Li-Strahler几何光学模型,入选国际光学工程学会里程碑系列。他的科研团队推动了定量遥感学术的发展,促使中国在多角度遥感领域保持着国际领先地位。李小文的热点效应物理解释,被国际遥感界称为“20世纪80年代世界遥感的三大贡献之一

    华为为什么会做广告,而且让李小文做代言人?一言难尽。总而言之,李小文的意象正撞华为的心结。

    第一意象是耐得住寂寞。上一篇文章我们说过,华为要戒骄戒躁。耐得住寂寞,肯定是华为的当务之急。科学研究,耐得住寂寞是必备素质,华为作为开拓性科研企业,这也是核心团队必备的素质。尤其是一个繁花似锦的企业,而不是一个艰苦卓绝的企业,唤起/唤回这种精神尤其重要。所以,华为要向李小文致敬。

    第二意象是本分而不同调。老头的面相和经历都不能用谦和来形容,但是可以用本分来描绘。谦和是知道高人一等,却礼贤下士。而本分就是同为一介百姓,我行我素, 何来礼贤下士,何来高人一等?不同调,院士身份,村长打扮,却不是扮酷。这不是特立独行,只因本分才若此,这种人我见过很多,我父亲就是这种人。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用成功来证明什么,也没有想用成功标示什么不同,本来他们也没有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同。所以,把名利、财富贴得满身都是,以悦己心、以邀他赏的做法,在他们的脑子里是空集和盲区。看似不同调,其实就是本分得不谙世事。华为被神话了,凡人入神界,不是死人就是巫师,华为要变成巫师团队,自认为会点石成金,那就要神魂颠倒了。华为要走下祭坛,要回归本分,就要像本分的李小文致敬。

    这两点就够了,这是华为致敬李小文的缘由。华为是让人尊敬的企业,发自内心的尊敬。它的产品也不需要广告来推销,因为都是成气候的产品。所谓广告,本非对外,而是醒目地昭示一种精神,刺入内部团队的思想。这是我猜测的一种最大的可能。当然,引来轰动也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儿,但是社会轰动并非本次策之目的。举旗鼓角,是号令子弟,而非作秀天下。至于登上党报,是否有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这样的表白,很难知晓,也不敢妄测。

    但是,这只是华为一次内部的“延安整风”,以期再接再厉、登峰造极。却不具有普适性,媒体过渡解读了,或者承载了太多自己的心意和愿望。我说过人生百态,各有繁荣。下面我们看看李小文其人,再分析下华为的广而告之。

    先摘录一下《经济观察报》对李小文的采访。

    李小文,61岁,抽烟喝酒,每天1斤二锅头。自诉如下:

    没有用功念过书,从来没努力争取过什么,从来没有过多高的觉悟和志向。小时比较调皮,但是做题比较灵,也比较快,最快纪录是老师刚在黑板上写完题,就交卷出去玩儿了。成绩能一直保持中等。上大学时也不爱上课,也不爱做作业。第一学期好几门课被老师置疑置疑就是老师觉得你要补课,免得不及格。

    在工厂做过维修门市部的小头目,带了个徒弟。工作也不勤奋,把徒弟教会后,就回家带小孩去了。一次,徒弟在门市部里用电炉做饭,停电以后,他没拔插头就走了,来电以后,门市部就失火了。

    没什么大志向,考研挺偶然的。一天下午4点,支部书记过来聊天,说在报纸上看见要恢复考研了,误以为他是鼓励我去考,就说,考也行。等到下午6点下班时,全厂的人都知道我要考研了,而且都用嘲笑的语气来问我,各种挖苦满天飞,反而把我逼得非考不可了。就考上了。

    1978年参加考研,还没有录取,就被通知去参加英文统考,然后就出国了。觉得自己是公派出来的,回去以后还要好好做事,学得太差不好意思,所以,也就稍微比原来认真了一些。但我对自己的要求始终是及格就行,因为从小就是这么个性格。在美国念研究生,满分是五分,三点五分以下要受警告,我每次都争取考试高于三点五分,但如果考上了四分我就觉得自己吃亏了,得尽量把分数压下来。节省下来的时间,都在抓紧时间看武侠小说。

    对人格影响比较大的是一个姓杨的老师。考研时一道题,那道题完全能做出来的,只是没看见括弧,所以疏忽了。当时,我考研究生的压力比较大,很想考上,就试着给杨老师写了一封信,说那道题应该是没问题的,只是没看到括弧,大意了。没想到杨老师很快就给我回信,说,能看出来你是疏忽了,所以,不会把你这道题的分全扣光的。这点让我特别感动。现在,我也是以杨老师为榜样,有样学样,要说好高的觉悟,倒也没有。

    你看,这就是李小文的简历。《经济观察报》的采访后面还有很多事迹,这里略掉。看到简历,你对李小文的个性可以略知一二了。

    好,现在回到我们的主题。先说说李小文,说说科技工作者的人格,说说创新的规律;再说说成功的意味,说说你我如何茂盛地生活。

    科学家,尤其是自然科学家,有很大一部人像李小文一样。有那么一点禀赋、有那么一点时运,最关键的是人格单纯,单纯得有些幼稚。就像爱因斯坦,为了吃到小甜饼去给小朋友做作业,不可思议的幼稚!还要知道的是,爱因斯坦一开始是美国专利局的一个小职员,并不滋养在什么伟大的科研机构里。悠闲地小日子,安步当车,摇身一变成了最伟大的科学家。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小人物成为耀眼的星辰呢?我想大抵是这样:没有按照社会要求的节拍去成熟,在自我的心智中从来没出来过,初啼人世那份纯净依然照耀着本心。

   正因为如此,一旦兴起,他的禀赋才可以专注,很单纯的专注。如果你是个善于观察的人,你可能看过10岁以下儿童看书的眼神,明亮又聚精会神,那才叫心无旁骛的专注。心智完全沉浸在一件事情上,不为什么目的,只是专注于此,或者因为喜欢,或者觉得这就是他的时光。老道的人永远不会有这种专注,我们所谓的专注,最高境界也就是苦行僧般的专注,是有所求的隐忍。只有纯净的专注,才会天人合一,才会盗得上帝的密码。任何有目的的付出,都不能叫做纯净的专注,这种行为可以与人做交易,但是不能与天做交易。所以,只有那些活在混沌初开心智中的人,才可以亲近混沌,进而发现混沌的秘密。被文明异化的心智,只会在既定秩序里附庸风雅,卖弄风情。即使与自然真理错肩而行,也是咫尺天涯,视若无物,何谈发现真理?

    还有一种类型,就是像Sony井上靖和苹果的乔布斯一样。他们自身的沉迷,可以外化成所有身边人的陶醉。你会觉得和这种人在一起做事情,就是有意义,让生命可以沸腾的意义。这样也可以让一个团队热烈专注于此,心无杂念,几近疯狂为了一个新世界而奋斗。那将是他们所造就的新世界,如果有一天可以亲眼看到自己造就的新世界的光芒,就是心满意足了。额外还有什么祈求呢?那已经是其次了。心中的丰碑可以记念一辈子,述说一辈子,夫复何求?这是所有人心底的宗教热情,就看有没有那么一位舍身取义的宗教榜样,把他们唤醒。

    好,我们继续回归我们的话题。华为致敬的真切含义,极其社会对这个事件应该抱有的态度。

华为要学习什么精神,就是真心的向李小文学习!喝酒的本事学不学?率性而为的个性学不学,说这话有些起哄,但是却会冲淡这句口号的感染力。华为面对《经济观察报》的爆料,还是有些尴尬的。科学发现偏重的是个人爱好,而企业组织偏重的是组织目标。科学发现可以任性而为,而企业强调的是共同目标,每个人多多少少要隐去一部分个性,服从整体的安排,不管好恶,要与组织共舞。这是华为始料未及的。

    但是,花边新闻不影响大局。华为有井上靖、乔布斯一样的人物——任正非,他的宗教般的热情,还是可以继续炙热生死共荣的气氛。华为的核心团队还是愿意在任正非的徽志下,热切地向前冲。华为想灌输的精神实质,也会得到正确的理解。本分踏实、耐住寂寞,会化成华为的人格坐标。正义的人格,立于清脆的山谷之间,发出正义的声音,肯定会有正义的回响。只有我辈才会以玩世不恭的态度,以吹毛求疵的心理,旁敲侧击正义。然后,在杯中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中,向李小文学习。华为是不会的,雄心万丈的人,是在找惺惺相惜,心灰意冷的人才会找臭味相投。 

    华为的这次整风会取得预期的时效,不管外界怎么爆料李小文,华为想贯彻的精神还是会在核心团队中,产生深切的回响。华为要矫正自己的行为,李小文只是个意象,意象的轮廓正确,边缘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接着要议论的是社会的过度反应。华为内部的整风运动,引来了很多议论,甚至以此为据,抨击起了其他企业。这样嘛,就有些大可不必了。

    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也不是特仑苏就是所有牛奶。人生百态,各有繁荣。鸿鹄在天,怎碍得燕雀拾谷?在自己的际遇里,腾挪出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就是最大的慰藉。只要对得起良知,就值得尊重。这样,不见得伟大,但是绝不庸俗。松柏虽可敬,芳草亦长青,孰优孰劣呢?月想霓裳花想容,价值取向不同,何必强求一致?

    另外,繁荣是百态竞艳,不是一枝独秀。厚此薄彼,不是包容,而是略显刻薄。这不好,这是在扼杀繁荣。整齐划一的思想对于共同目标的组织是要的的,对于社会生态的指导,就显得专制了。可以生长的,一定让它茂盛,那才是满园春色关不住,或许就有另一只红杏出墙来。你怎知不是下一个华为,起名夏荣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