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转载】我的学书经历与书法教学计划  

2014-07-27 09:28:36|  分类: 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学书经历与书法教学计划

                                     乔柏梁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当时的社会上正在搞文化大革命,没有一点传统文化的氛围。好在外祖父是一位闻名乡里的老中医,摆弄笔墨是他的一项雅好,虽然不是写得多么好,也没有多少时间,到底比较同时的其他人还算有些缘分。家里有几张赵孟畹淖痔种交贫冢缫巡腥辈蝗笔辈恢稳怂椋乇疽膊簧蹙鞘币膊换嵫В覆簧鲜艿蕉啻蟮挠跋臁<抑杏幸簧让牛派闲戳瞬簧俚男】首郑笔敝痪醯媚亲终媸呛眉耍旰笤谑锥疾┪锕堇镌偌词峭跸字楹笕四?痰摹队癜媸小罚媸窃捣植磺场5蚵糯伟峒遥虐逶缫巡恢ハ颍嗍强上А

    八十年代主要学的是以唐楷为主的碑刻,柳体字《玄秘塔碑》、《神策军碑》,窃以为《神策军碑》较好,笔力强健,筋骨外耀。颜体字的字帖较多,主要学的是《颜勤礼碑》、《郭家庙碑》。后来发现《麻姑仙坛记》最是有趣。于是在《仙坛记》上用功较多,2000年初,在首都师大的博士生宿舍里见到了张传旭,他也同我一样推崇《仙坛记》,很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快感。还有《大唐中兴颂》,若能得其劲气,则于大字之间架筋骨便能立定脚跟。如此用功时间较长,但未能见到令自己满意之成效。
    八十年代中期,社会上也开始出现了不少古碑帖,除了上海书画出版社九卷本的《书法自学丛帖》以外,就是文物出版社的《历代碑帖选萃》了。这一套丛帖是单行本,价格极低,质量却好,现在仍在出售中。
  九十年代开始用功于北碑,主要是圆笔中锋的《郑文公下碑》和方圆兼备且以方为主的《张猛龙碑》,还有《张玄墓志》(亦称《张黑女墓志》)。
  在北碑里转得有些感觉,开始受到哈尔滨师范大学以游寿先生为主的书法圈的影响:神游三代,目无二李。后来知道这是清末书法大师李瑞清的话,他是游师的老师胡小石的老师,应是游师之师祖,曾在两江师范学堂做学监,首先在师范院校开启书法教育之新风,诸体兼能,名震江南书坛。此时主要学习金文《大盂鼎》、《毛公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所谓四大国宝。
  近三十年间得到了几个同学的帮助,一是李岩,他当时在黑龙江省委统战部工作,因从小就看历代经典碑帖,养成了火眼金睛。

    二是王立民,由李岩介绍,认识了省委宣传部的王立民先生,开始了系统的碑学学习,不到三年时间,大致熟悉了北碑的路径,确立了学书的方法,养成了学书的习惯。前不久,立民先生来京参加文代会,我俩一起小聚,当时他的年龄和我现在一般大,如今已经鬓染霜寒,不由得感叹时不我待,同怀不胜今昔之感。
    三是关心群,他在黑龙江省对台办公室工作,曾博览二十四史,最喜金文书法,博闻强记,是真能以《汉书》下酒的名士,文章上推崇《左传》,最喜古人典故。书法上也力倡高古,尤爱商代金文。大家坐在一起,谈古论今,好不快活。最近回乡,看到他临的商金文,已经很有进境,离我们当年的相聚已将近二十年了。

    四是杜萌若,他是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研究所欧阳中石教授的博士生,在学期间努力钻研二王书法,甚有会心。关于具体的书法细节的观察、欣赏、辨析,从他处所得最多。还有关于古人书法理路的疏通,帮助我确定追随的线路,他的贡献值得永远铭记。
  五是我中学时的同学徐江滨,现在哈尔滨银行做高管,当年写得一手漂亮的唐楷,屡次在金融系统的书法比赛中获奖,是他们行业内公认的才子。他是书写派的,有时会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写一天,大汗淋漓之后大呼痛快。
    当时,我的学习办法是这样,以临帖为主,不谈创作,让大家挑毛病,说问题。将临写出来的金文,给关心群看。将临写出来的二王给杜萌若看。将临写出来的北碑给王立民看。将临写出来的唐楷给徐江滨看。
  一旦觉得哪一幅写得比较满意的会给李岩看,他本人虽然不太写字,门户之见也少,眼光也相对要宽阔一些。
  于是,他们每个人都知道我比较擅长的他们所擅长所喜欢的书体,我还有另外的他们所不知道所不擅长的书体,就这样,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领域内也都给了我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现在回想进来,除了得到名师指点之外,同学之间的相互鼓励相互问学也是很重要的。老师只能指导于一时,同学却可以一直问学下去。听到批评要有勇气承担下来,绝不可以怒目相向。听到表扬更要沉得住气,保证下次写得更好。书法的学习实际也是一种修行的过程,既要修身也要修心。
  我还遇到一位高手,就是题写《新晚报》的刘知堂,他原是哈尔滨香坊书店的一个普通店员,没有人认为他是书法家。可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为黑龙江省的各个单位抄写大字报,笔路虽不甚宽,用笔却是最活的一个。他这个人一生未婚,只是好书,没有别的话题,论起书法来,他说他最佩服的是《石鼓文》,那种字就像一个个星星在银河系中一样美丽。我也买到了《石鼓文》,乍看之下,残损斑驳,能认出来的字没有几个。这是文物出版社的新版本,书中未有任何说明,后来知道这是大收藏家安国所藏的《石鼓文》中权本,是依据郭沫若从日本冒险拍回来的照片影印的。
  当时我对刘知堂是很佩服的,既然书法家说好,想必是很好,于是开始了《石鼓文》的征程。当我渐渐觉得学有所得时,妻子的外甥女不到五岁,从外县来哈,岳母令教书法,于是将当时所学之《石鼓文》第一页教她。后来在北京琉璃厂试笔时,她将所学之《石鼓文》第一页中的前几个字蘸水写了出来。这个刚能够到柜台的小女孩写的这几个篆字,引起了店员和顾客的热烈赞赏。于是知道自己的书法道路是在高古这一点上占了先的。
  有了篆书的根底,开始注意到马王堆帛书中的秦篆和汉篆,特别是《老子》甲本和乙本。后来在首都图书馆看到大书法家商承祚先生的作品集,原来也是这一路数,不胜欣喜。
  由此,在2000年前后,对于书法史上的各种书体都有了一番历练了。
  2001年在当时的博士生张传旭的介绍下亲见欧阳中石先生,给他看了我所临写的大量二王的作品,老人家看得非常认真,前后持续了大约半小时,显然非常感动,但又要求注意遣毫。当时向他求教的人很多,他就像没有任何人在旁一样,那种专注的精神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可见关于用笔之事著名书家是何等看重。什么叫“遣毫”?遣毫就是用笔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是指把笔控锋的一种状态,通过手腕直接把力量传达到笔毫中心。
  2003年移居北京,又在杜萌若的介绍下亲见当时名扬天下的二王研究家王玉池先生,他对我的临写状态充分肯定,认定路子很正,但要求进一步达到纯熟的程度,他给我说明了学贵于用的道理,并亲手赠给我两本他对于王羲之和王献之的研究著作。
  在临习二王的过程中,发现圆笔和转笔都有了一些功夫,但是方笔和折笔的功夫不够。又在杜萌若的建议下转攻汉碑。我给他写的是《礼器碑》和《乙瑛碑》,后来又自己写了《张迁碑》。此后开始在国学班讲授书法史,也帮他们临习《乙瑛碑》。
  在写《张迁碑》的过程中,感受最深的是对于方笔和折笔的强化。也是在此一想法的驱使下,又转攻魏碑,特别下力于《龙门四品》,这可以说是方笔之魂。没有对于魏碑的这种用力的过程,学习唐楷也必不得力。所谓描头画脚,就是没有魏碑的功夫,单纯临习唐楷特别是柳体一路书风而形成的。
  正是在这一年里,开始撰写《图说中国书法史》,后来易名为《中国历代碑帖赏析手册》,2006年在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一边写一边对书法史进行整理,差不多包括了主要的书法经典的大部分。写作此书,差不多用了三年的时间,我是一边写作一边临帖,反复找感觉,不断锤炼文字,力求使自己的说明切合书法经典本身。

在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书法专业研究生班学习期间,眼界大开,接触了一些当代名家,徐庆平院长看好我临的《石鼓文》,郑晓华副院长在明清书论上给了我不少启发,熊伯齐、李刚田、卜希晹老师对我的篆书给予了关注,周志高、孙晓云老师给了我一些行草上的指导,李义兴、吕书庆老师热情地肯定了我在章草方面的创作方向。

  高研班的毕业使我看到了广大的书坛,接触了很多和我一样对于书法有所追求的同学,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我的书受到了欢迎,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勇气,但也发现依据这些书法经典进行教学,是不现实的,还要更加精简才行,因为学生们大多不是为了成为书法家而学习书法的,但还要为他们打下一个能够成为书法家的基础。

  我不能说不想成为书法家的学生不是好学生,但我知道,最为重要的是:一个书法老师如果不能使学生成为书法家就不是个好老师。学生可以不想成为书法家,老师却不能没有能力使学生成为书法家,这个道理应该不难理解。这么多年来,我发现,书法家只要把一种书体搞得比较像样就可以了,书法老师却要搞得通所有书体,尽管可能不是十分擅长。无论作为老师还是学生,如果本来要求很低,做不做得到都无所谓,时光过去后检查一下会觉得一无所获。

  2006年以后开始思索书法教学问题。我的基本理念是把书法教学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所谓基础阶段。在这一阶段中主要教授静态的书体,即篆书和隶书。在篆书中选择了《石鼓文》、《大盂鼎》、《毛公鼎》。下一步则是秦篆《峄山碑》、《泰山刻石》等。以此进入文字学可以学习《说文解字》,至少可以学完说文部首。
  在隶书中选择了《乙瑛碑》、《礼器碑》、《曹全碑》、《张迁碑》。前二碑是庙堂之器,《曹全》之俊秀圆活,《张迁》之方硬古拙则更便于认识书法风格。

  第二阶段是所谓提高阶段。在这一阶段中虽然也重视静态书体,但要逐步向动态书体过渡。我们选择的是楷书和行书。楷书虽也是静态居多,但它讲究“永字八法”,要求“八面出锋”,笔法上笔速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楷书又分大、中、小楷。
  大楷书以魏碑和颜体为主,郑道昭云峰山石刻中的《论经书诗》、《郑文公碑》最为我所看重,主要取其圆笔篆意。颜体则选择《大唐中兴颂》和大字《麻姑仙坛记》。

  中楷以欧虞为主,欧阳询楷书一向为书界所重,所以选择他的《九成宫醴泉铭》,虞世南则有《孔子庙堂碑》。期间也可配合魏碑中的《张猛龙碑》和《张玄墓志》。
  小楷则以钟王为旨规,选择《宣示表》、《力命表》、《荐季直表》、《乐毅论》、《东方朔画赞》等,可总体把握楷书源头的东西。如有时间,也可参照敦煌写经卷子的高明之作。

  行书选择唐僧怀仁的《集王羲之书圣教序》、《兰亭序》、《丧乱帖》、《平安帖》以及唐陆柬之《文赋》一路的作品。

  草书方面是最难选择的,特别是对于大草、狂草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的想法是打好源头部分的根基,同学到了这一程度,就可以自由择帖,不受局限了。
  最根本的有皇象《急就章》、汉《仪礼简》、王羲之《十七帖》、《王羲之传本墨迹》、《淳化阁帖》选帖(可暂依王玉池的研究而定)。以上所谈的草书部分应该是第三阶段的内容了。
  第四阶段即所谓创作阶段。在这一阶段中主要为大家归纳古代经典中的相似笔法之作,使之古往今来打成一片。举个例子来说,如学楷书一路,《龙门造像》、《张猛龙碑》、欧阳询父子在笔法上颇有相通之处,即以方笔为主,精神外耀,峻险有余,精警可观。这时,就要将此路书风融汇贯通,打成一片,再出之以自己的独到见解,形成一种自己的面目。到得此时,一个独立自主的书家的前行工作便基本就绪,可以进行完全意义上的自学,也可以开堂授徒了。当然也还是以临书为主,以继承古圣先贤为己任。
  当然,笔力和笔势的问题还要不断地通过练习来加强,通过增速来磨练。
  从表面上看,我们遗落了大量的唐以后的经典之作,我的主要想法是,这些经典书家虽虽然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获得了非凡的成功,但毕竟是流而不是源,可以把他们如宋四家之类列入次一等级的学习对象。学书之人最要集中注意力在最原初的能量集中的经典上,不宜四面出击,不分轻重。如果经过了对于上述的经典的认真的学习,下面的事情不说迎刃而解也差不多。这一点可以通过同学自己的实践加以证实。
  把古代的经典法书吃得差不多了,可以旁搜别求,加一点水果点心之类,此时可以多看展览,关注当代名家,目的是了解比赛规律,争取参展获奖,为卓然成家做好准备。只有到得此时,才可以养成一种艺术的爱好,批评的眼光。我本人对于书法的涉猎要比上述要广博一些,但思来想去,觉得教学还是宜深不宜广。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时间有限,为什么不只列一种书体,钻研一项岂不是少而又精吗?其实不然,书法一事,不同于科学,可以分科而治。每一种书体都是从它前一种或两种书体当中化而出之的。若要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必然要有从源到流一系列的知识能力。否则永远不会融汇贯通,永远处于隔靴骚痒的状态,听起来说起来也似乎明白,一到实践中仍然不明就里,如入五里雾中,还是不知道行家们说的真正的东西是什么。我的上述的体系和计划到底能否实现,就有赖于同学们的兴趣和爱好是否彻底以及实际的用功程度如何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