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转载】《人都是要死的》  

2014-07-24 20:20:24|  分类: 社会视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qingshuiheze.blogbus.com/logs/28619819.html

“一切都没有变,”雷吉娜说,“多么安静!您看,福斯卡,对我来说,这些宁静的屋子,这些会敲到世界末日的钟声,这匹爬登山坡的老马,就是永恒。在我的童年,这匹马的祖父也是这样爬山的。”
    “不,这不是永恒的。”
    “为什么?”
    “村子、小板车、老马,以后并不总是存在的。”
    “这倒也是,”她说时吃了一惊。
    碧云天空下的田野静止不动,像一幅画、一首诗似的静止不动,雷吉娜向它扫了一眼。
    “那会是什么呢?”
    “可能是一个大农场,有拖拉机,有田埂纵横的庄稼地,可能还有一座新城市,几个车间,几家工厂。”
    “工厂……”
    这是无法预测的。只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块比任何记忆更要古老的原野总有一天要消失的。雷吉娜的心揪紧了。一个静止不动的永恒,其中可能也有她的一份,但是霎时间,世界仅是一连串瞬息即逝的图像,而她的手是空的。她朝福斯卡看看。还有谁的手比他的更空呢?
    “我相信我开始懂了,”她说。
    “懂什么?”
    “天罚。”
《人都是要死的》,西蒙娜·波伏瓦(法),译林出版社,97。
    时间的永恒和瞬逝是一道二律背反命题。时间是间断的、永恒的,就像一块坚硬的花岗岩;时间又是连续的、转瞬即逝,就像用一千万年的目光注视花岗岩,不过是一堆粉末或一股流水。所以亚里士多得说:现在就是过去和将来。所以艾略特写道:如果时间都永远是现在,所有时间都不能够得到拯救。
    福斯卡生于一二七九年的意大利城邦。他碰巧吃了一种长生药,得以活到现代。这就是波伏瓦给我们讲的故事,其实后面的不用她说,我们自己也可以推测出来。
    首先是为什么永生?人生的有限和无限性的问题,和前面说的时间是一回事。每个人都是要死的,据说宇宙都是最终要灭亡的,那么,我们今天所做的种种努力有没有意义呢?用一百年的眼光看人,他是生存着的,而用一百亿年的眼光看去,一切都是有限的,那么,人存在吗?我们也许会爱上一个人,这时,她是唯一的——多么与众不同,可是,如果我们穿越千年,会发现无数人都如此美丽过,她们都是唯一的,却一模一样,那么,存在存在吗?
    所以长生不老永远被人类谈论。有人试图以精神的方式寻求永生,有人幻想奔月,有人相信轮回。其实人当然存在,当想到存在的问题时我们已经在这了。问题是,我们将怎样存在?存在先于本质,那么。本质存在吗?
    福斯卡有永恒的时间,存在目的的问题对他更加迫切。因为说到底,只有在永恒中目的才有意义,而面对短暂生命,成为什么、如何度过一生,这些都仅仅是方式,我们正是以方式代替目的的。博尔赫斯在他的小说《永生》里这样记述:
    死亡(或它的隐喻)使人们变得聪明而忧伤。他们为自己朝露般的状况感到震惊;他们的每一举动都可能是最后一次;每一张脸庞都会像梦中所见那样模糊消失。在凡夫俗子中间,一切都无法挽回、覆水难收的意味。与此相反,在永生者之间,每一个举动(以及每一个思想)都是遥远的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举动和思想的回声,或者是将在未来屡屡重复的举动和思想的准确预兆。经过无数面镜子的反照,事物的映像不会消失。任何事物不可能只有一次,不可能令人惋惜地转瞬即逝。对于永生者来说,没有挽歌式的、庄严隆重的东西。《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96。
    福斯卡的目的是占据宇宙。是啊,对于永恒来说,也只有宇宙是值得作为目的的。然而经过百年的努力他认识到,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是一个宇宙,妄想以自己的标准为他人谋求幸福是可笑的和悲剧性的。人们拥有共同的真理,却并不被确定和发现。人内心拥有无限的力量,这力量却只有在必然消灭的基础上爆发才有意义。福斯卡认识到这些,明白了永生是一种天罚——生命所以存在,所以珍贵,在于它的有限,就像获得所以被重视,是因为先有付出一样。“我一步步朝天涯走去,天涯一步步往后退。我的双手永远是空的”,就是说,本质存在的命题不存在,意义无意义。
    以后的问题就超出我们所能了解和解答的了。想起一个比喻,说是一面雪白的墙壁上,第一个人来写了:不要乱涂乱画。然后第二个人来看见,就又写道:你这就是在乱涂乱画。第三个人觉得不平,写:他是为防止乱涂乱画才写字的。第四个人又写……人类面对的就是这样一面无限大的墙,每个个人面对其中一段,所以非要站到全人类的高度去看,哲学和人生,都在越来越远离目的和意义了。
    波伏瓦这部小说发表于1946年,同年她的丈夫萨特发表了更著名的一篇文章——《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这两部作品在对存在主义的阐述上互为注解。她的另一部书——《第二性》可能更有名些——感谢这部书,使我们身边少了些学究式的女权主义者和缺少自我意识的小女人。 (2005.07.02 22:58:51 )

三年后:这篇转的文字终于让我回想起来这么一本书的名字了。太好了。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