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圣贤的背影  

2014-06-08 09:4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贤的背影
2014年05月23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我斜视]
微博上看到有人抗议朱自清的《背影》从某地的中学语文教材上被删除,心下有些惊异。接着又看到学者王彬彬题为《让< >回到教材:中学课文的审核尺度令人遗憾》的文字。还好最终只是虚惊一场。
《背影》这个话题,似乎几年前就有人在炒,据说当初是由北外的一名副教授提议的,冠冕的理由是朱大师笔下的父亲,违反了今天的交规……当时看了只是将其当作怪人怪事,没太在意。不曾想现在居然还在炒,还在争论。
《背影》删不得。一方面,从学习语言和文体的意义上讲,它仍代表着百年以来,汉语散文的最高水准。语言的规范与畅晓、主题的动人、笔触的细腻……都有助于孩子们体悟写作与生活血脉相连的关系。另一方面,《背影》虽然写得质朴,但它所触及的主题,以及作为文学作品的质地,即便放到整个亚洲文学的天平上,也是一流的,可以媲美日本文豪芥川龙之介《父亲》、《橘子》这样的名作。
中国现代的知识分子,继鲁迅、郁达夫之后,能打通“人文”与“人生”这两重关怀的人,其实非常有限,像朱自清、闻一多他们这一代,几乎是最后一拨。这种文脉上的困境到了当代,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缓解。这种时刻,教育工作者选不选《背影》这样的文字进入教材,已经不是单一的取舍问题了,它涉及到了课本是否愿意向下一代打开汉语人文之窗的原则性问题。
中国有着几千年伟大的散文传统。尤其自韩愈、柳宗元以来,散文承载了传递本土思想与人文关切、人生关怀的重大责任。“文以载道”这个词的本义,是载圣贤与高尚之道,并不是像后人滥用、进而错误理解的那样——作为世俗宣传的工具。这种以“载道”为外在表现的承担精神,也正是千百年来中华文明的核心部分,它既是中国人的气节之所在,也是汉语的文脉之所在,不能也不容许,因为世故的逢迎、“娱乐至死”的作态,而遭到无视与破坏。
《背影》的“被违反交规”,和鲁迅著作因为某些篇目的过于晦涩,而大幅度从课文中消失,都是一个功利时代、势利时代,对祖国文化所做出的重大伤害。当“《论语》热”兴起,鲁迅和朱自清被清场,我们真的读懂了孔子吗?这正如四五十年前,全民皆读《狂人日记》、《祝福》或《阿Q正传》,却禁读孔子,那时的人们真能看明白鲁迅吗?
与此相关联的,是近年来“祭孔”仪式在媒体上的被关注。作为孔子和孟子著作的多年爱好者,说句实在话,当我看到媒体照片里那复古的装束、那祭祀的场面,跟“袁大总统”时代没什么区别时,整个感觉像吃了一颗苍蝇。国人的这种祭孔仪式,在古典审美和氛围的营建上,已经远远落后邻国的同类型仪式了。而它在彰显时代色彩和文化传承的活力方面,更是全无亮点,也许就剩下花钱了。我相信如果孔子和鲁迅健在,二位老人家会同意我这个看法的。
穿着西装祭孔,本质上并不比穿上“类先秦服饰”祭孔,会丧失多少文明的底蕴。祭祀不是给死人看的,它是在向活人彰显死者曾经具备的某种精神。锲而不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衰败、残破的背景下,重振人们对文明的信心与激情,这才是孔子、孟子、韩愈,乃至鲁迅、朱自清们在各自的时代,不约而同留给今人的华彩。
绵绵文明史,满目皆圣贤。不妨回顾一下并不太遥远的雅典奥运会开幕式,或不久前的索契冬奥会的闭幕式,无论是希腊还是俄罗斯,从阿里斯托芬、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塞弗里斯、埃利蒂斯,到普希金、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契诃夫、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布罗茨基、布尔加科夫、索尔仁尼琴……面对所有伟大的名字,以及他们写下的文字,后人是该遗弃还是靠近,该以怎样的心态和智力去靠近? 如果实在没天赋,记着,千万别出妖蛾子,跟着邻居照猫画虎就可以了。文/徐江(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