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我们的蒋勋在哪里  

2014-06-03 21:3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蒋勋在哪里
2014年05月30日 星期五 北京青年报

[红外]
某国家级博物院展出馆藏书画,几十件展品件件精彩,但媒体最愿意拿来说事的是赵孟頫的《洗马图》,这也难怪,一来画家的名头大,二来就算没有多少知识储备,也能看出那9人14马的妙处。记得《红楼梦》里鸳鸯抢白她那不着调的、一心想攀高枝的嫂子时说的那一串子话吗?“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鸳鸯是个不识字的丫头,也知道赵子昂的马是“好画”,可见其盛名。我们约请专业人士撰文,向读者评介这些了不起的故纸,可否就从这幅最亲民的洗马图开始?被婉拒,婉拒的理由是它太浅近太简单,“不值得”费周章。
我十分想念蒋勋!
迷上蒋勋先生是两岸合璧展出《富春山居图》,这是一件文化盛事,于是看到了他的导赏视频。我辈浅陋,以前但知黄公望这幅作品来历不凡,但怎么个好法,其实不知其所以然。借着蒋先生的指引,不仅震撼于这幅名作几百年流转跌宕的命运,对中国画之美也发生了兴趣。
我知道内地颇有人对蒋勋先生不以为然,指出他的诸多硬伤。蒋先生杂学旁收,所涉猎者广矣,诗歌、中西绘画、建筑。他肯定有自己的短板,但作为一个“美的导游”,他实在是功德无量。像他这样既有水平又有意愿还能“娓娓道来”同时又兼具个人魅力的学者,内地实在是太少了,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吧?
最近有评家撰文,称“学者散文”重新崛起,其中一例便是李零先生。李先生的专业领域在考古,那是一门艰深的、学问中的学问,但李零先生还真愿意把那些“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化繁为简,与公众分享。那种诙谐的、口语感十足的行文,形成了他特有的一种“腔调”,辨识度相当高。
上世纪九十年代,好几个出版社出版了一批“大学问家的小书”,最先被我发现的是金性尧先生的《伸脚录》,居然能把学问谈得那么趣味横生性情毕现。循着这条线索,我挖到了好多的宝:扬之水的《脂麻通鉴》、邓云乡的《水流云在琐语》、朱健的《潇园随笔》。最后看来看去,最得吾心的是“二金”:金性尧、金克木。他们谈到的掌故、公案、知识正好对应于我这种根基浅但还算好学的年轻人。真要感谢这些大学问家,愿意俯下身段普度众生。多年之后还记得当年的阅读快感。这快感是情绪的一种自然传递——字里行间你完全能接收到作者获取知识并与人分享时的欣快与怡然。
高深的学问或如令人敬畏的黑森林,但领略过堂奥的人可以言笑晏晏,说与“素人”听:读书不仅有用,最要紧还有趣。
当下的我们,经济的匮乏似已不成问题,举世皆知中国人“有的是钱”。许多塌锅倒灶丢人失范的言行,其实不关道德,只是源于美学修养的极度匮乏。这种匮乏是自上而下的,从庙堂到江湖,从精英到草根,各种焚琴煮鹤,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例子一抓一大把。
为了接引根器不同的受众,佛家有八万四千法门。如果我们有蒋勋那样的引路人,那些藏于深宫大院的国宝大概就不至于观者寥寥,就会有更多的人珍重我们与它们千年一遇的缘分吧?有一句话,讲的是为文之道:“真佛只说家常话”。其实,唯深入者才有浅出的本事,把高深的知识做亲切的表达,很难,很难。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