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转载】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2014-06-16 07:3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长腿叔叔《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有一种花,你没有看见,却信它存在。有一种声音,你没有听见,却自知你了解。生命是一项随时可以中止的契约,爱情在最醇美的时候,却可以跨越生死--张晓风语录
     前一阵子重新读到张晓风的《雨荷》,就有了发一篇博文的念想。台湾女作家中,龙应台和张晓风是有趣的对比。龙应台是刚,是冷峻,犀利如她,竟也会写出过《孩子你慢慢来》这样柔情绵绵的文字。张晓风则恰恰相反,初读是柔,是华丽,是美不胜收,却处处透着一股子豪劲与干练。她以她的文字,我以我的目光,交会成一场美丽的遇见,纸上情思改变了心绪轨迹。
     《三弦》《大地之歌》《心系》《他她》《玉想》《再生缘》《地毯的那一端》《如果你有一首歌》《有情人》《血笛》《我在》《星星都已经到齐了》《画爱》《黑纱》《爱在深秋》《蜜蜜》,这些美到心坎里的题目还记得吗?
     在书籍里面我也不能自抑地喜爱那些泛黄的装帧书,握着它就觉得握着一脉优美的传统,那涩黯的纸面蕴含着一种古典的美,以及淡淡的回忆,牵扯出来那些淡淡的往事。还记得那篇《初雪》,不过那襁褓中的孩子,现已是青年,唇齿间不是咿咿呀呀,而是星与光。光华流转,浑然无声。书里书外,几重人生。像她在《遇》中写:“是我看蝉壳,看得风多露重,岁月忽已晚呢?还是蝉壳看我,看得花落人亡,地老天荒呢?
     张晓风的内心世界常常为一株花开,一阵好风而感动。她写雨中走过荷池,看见一朵半开的红莲挺然其间,一时为之惊愕驻足,并引发了对生命的无限慨叹,细腻地悟出了其中深藏的意蕴,并以独特的视觉,诗意的笔触,由事及理,引发了人们心灵的震撼和对生命的思考。作者选取了“雨荷”这个具有中国文化意蕴的意象,赞美了生命中时时显现的卓然高洁的气质和支撑世纪的铮铮傲骨。余光中曾称其文字“柔婉中带刚劲”,将之列为“第三代散文家中的名家”。也有人称其文“笔如太阳之热,霜雪之贞,篇篇有寒梅之香,字字若璎珞敲冰。”
     她在雨荷中写道:
     有一次,雨中走过荷池,一塘的绿云绵延,独有一朵半开的红莲挺然其间。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不红,待香未香的一株红莲!
     漫天的雨纷然而又漠然,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竟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立在池畔, 虽不欲捞月,也几成失足。
     生命不也如一场雨吗?你曾无知地在其间雀跃,你曾痴迷地在其间沉吟——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潮湿,那些无奈与寂寥,并且以晴日的幻想度日。
     可是,看那株莲花, 在雨中怎样地唯我而又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 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莲花里有那么完美自足的世界!
     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在乡间不惹眼的路边——岂只有哲学书中才有真理? 岂只有研究院中才有答案?一笔简单的雨荷可绘出多少形象之外的美善,一片亭亭青叶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
     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

     她又说:“喜欢活着,生命是如此地充满了愉悦”。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有网友在博客里写道:“爱看散文,因为它不正式,不承载多少伟大思想、跌宕故事,像一场下午的谈天,断断续续,闲散自然。在散文里作者自觉不自觉都要透露出生活中的他怎样行事,有什么爱好,在什么地方生气,又在何时惆怅,他所遇见的人与事,是怎样的状态,而这些人与事又怎样参与进他的人生。这是私人化的域场,是最贴近生活本身的状态,是人人都可亲近的文体。散文是自恋的,也是平等的。它不要求你有多少深厚的知识,也不强求你有怎样离奇的经历,你可以写的很琐碎,很细致,也可以写的结构完整,滴水不漏,每一个人,即使写不好一篇小说,但都可以提笔去写一篇散文。”
     何尝不是呢?
     朱天文说,“生活当中,不知有多少这样一刻,想留留不住,像京戏里紧鼓密锣碰锵一停、亮相,像抽刀断水水更流。我非常悲哀地发现,稍纵即逝,除了提笔,几乎没有任何方式可以留住。若有所谓写作动机,或者我为的就是这个”。
     曾经有那么几年一直有坚持写日记,每天都会读一些文字。多少年下来写字的习惯,是从一段恋爱开始有了些改变,其实也关于对文字的理解。我的文字是太自我的,因为活得太自我,所以每每一些文字涉及的当事人,都会在事后对我抗议,抗议肆无忌惮的描述让他们无法接受。我会选择沉默。
     有些书读来就会有阅尽人生的豁达,生活往往是骗局,小说更是。细腻也好,粗狂也罢,打动我的文字便是一个安慰。现在的大部分书,刻意的唯美,真心受不了这种空壳的表现,无法否认的美丽,但总是在无限渲染,无病呻吟。当下的人,要么活在表象里,要么活在镜像里,有多少是活在真相里。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太快,朝九晚五,匆匆忙忙,来不及去思考沉淀,总该让自己留下点什么。
     读一本好书,拍一张好片。或许,能够留下点什么?

   
     我自己都被这题目雷到了。哈哈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夏雨荷不在大明湖畔 - 长腿叔叔 - 長腿叔叔
  
     长腿叔叔 
     拓上

     2013.08.04午夜时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