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白居易的初恋  

2014-06-10 06:5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居易的初恋

在我看来,中国古代文人有两大兴奋点:一为做官,二为女人,而获取两者的资本就是写一手漂亮的好文章。写好文章最主要是要有个好天份,天份不足,再勤勉,写出的文章恐怕也就是豆腐渣一团。所以,中国古代文人往往是神童。唐时的白居易就是神童级的人物,据他自己与朋友元稹说,出生不六七个月的时候,家里人指着“之”和“无”两个字逗他玩。他竟然就此记住,以后每次有人问还不会说话的白居易这两个字,他都能准确指出来。他五六岁便学写诗,九岁便能够辨别声韵。天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气,然则没有后天的积淀形成深厚底蕴,那灵气就会慢慢飘散。王安石笔下的伤仲永虽有天赋,只是后来荒废了,结果不也泯然众人了吗。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莫过于既有天份,又能拼命的人了。白居易就是种类型的。他自己曾叙述:“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矣,以至于口舌生疮,手肘成胝。”可见用功程度了。一般的读书人往往书读的多了,就成了呆子,甚至男女情趣之事也木然了。这就是读死书,死读书,最终就成“死人”了。而真正才华横溢的文人,却非如此。那个后来疯了的哲人尼采说过,一个创作力丰富的人必定是个生命力无比强盛之人。他把生命力主要归结为性欲。这话是颇有见地的,如果看一下古今中外的这些才子们,哪个不风流,哪个没有点绯闻,哪个大红大紫的文人后面没有几个温柔的女人?他们的风流,人们不仅不会谴责,反而被当成一部迷人的文学作品,传为佳话。

白居易的初恋情人名叫湘灵。湘灵这名字起得是有出处的。《楚辞·远游》:“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湘灵是白居易在洛阳的邻家女孩,两人打小一起玩耍,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种类型的。有人说,小的时候一块橡皮、一颗糖就能搞定;长大后付出多少都被怀疑只是钱,不是心。青梅竹马的爱情是最纯正的爱情,然而这种两小无猜的爱情多数会因长大而中途夭折。

白居易看好湘灵,不仅由于是特别要好的玩伴,而且湘灵天生丽质。在白居易写了一首诗叫《邻女》中如此形容湘灵的美貌:

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姮娥旱地莲。

何处闲教鹦鹉语,碧纱窗下绣床前。

与白居易不同,湘灵生于贫苦农家,早家丧母,如此经历使她身上又多一缕忧伤的情调,真的成了带着哀愁的湘水之神。恰恰是这一点,使白居易更加的爱之,怜之。

可是随着两人长大,他们之间便多了忌讳,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打打闹闹了。记住那时是漫长的封建社会啊。一个人对另一人有了好感,在儿时和长大后的表现是不一样的。小时候喜欢一个,就爱疯狂的和他闹,逗他玩;长大后,喜欢你的人往往是躲在一群和你嬉笑的人背后那个不时偷偷看你,暗暗生气的人。年纪大了些,白居易和湘灵很多时候仅仅是眉目传情,心领神会。白居易把湘灵的眼睛看成一首迷人的诗。每次都会认真的从她们眼中读出欢喜,读出忧伤。可是后来,这首诗忧伤多了起来。湘灵好像有意的回避他,也不和他约会了。白居易每天都会在湘灵家的大门外走来走去,等待她的出现。怕看不见,就模仿鸟鸣作为暗号。可是多数他都失望而归。白居易非常愁苦,终于憋不住了,闯入湘灵家门,问问她为何对自己变得冷漠了起来。湘灵轻轻的低下头,发出微微的叹息,然后告诉他只是家中事多,不能随时出来。白居易知道这绝对是个借口,还逼问着湘灵。湘灵眼角闪过一丝泪光,恳求白居易不要再问了。

白居易回到家中,茶不思饭不想。白居易才明白爱情真谛其实就是相互折磨和痛苦。但是打那天后,湘灵经常来看白居易,陪白居易读书谈天,两人非常快活。白居易也然而每次正在高兴处,湘灵就提出要回去。看着湘灵离去的背影,白居易怅惘不已。他在《冬至夜怀湘灵》中写道:

艳质无由见,寒衾不可亲。

何堪最长夜,俱作独眠人。

可见白居易用情已深,如果湘灵答应,共枕眠才好呢。

可是,美梦终难成真。那就是一场梦一样,待到天明,了无痕迹。

有一天,湘灵约出白居易,欲语还休的诉说了她为何冷漠白居易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说两家门第高低不同,自己配不上白居易。老爹已将她嫁与他人。晴天一霹雳!白居易天真的以为只要有爱,一切都算不了什么。湘灵开始也是这样认为。无奈老爹劝阻了一番,无非就是门不当,户不对,结婚后肯定要受气之类的话。湘灵也前前后后的考虑了一番,就听从了老爹的话。最后,湘灵含着泪花半是对着白居易,半是对着自己说:“反正爱过,这就够了。”

中国古典的情爱与婚姻一向搀杂了太多的道德、责任与两性不平等,在讲究门当户对,诗礼传家的知识分子阶层更是如此。唐代,由于魏晋门阀氏族的影响,“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念还是深入人心,与大姓攀亲乃为唐代士子所推崇。陈寅恪说:“唐代社会承南北朝之旧俗,通以二事评量任人品之高下。此二事,一曰婚,二曰宦。凡婚而不娶名家女,与仕而不由清望官,俱为社会不齿。”在这样的观念下,中国封建礼教确实造就了一代又一代感情冷淡、极端无聊的婚姻,同时也拆散了多少真正的有情人。

其实白居易知道湘灵是爱着自己的,正如自己一生都爱着湘灵一样。

白居易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他写了一首《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白居易写诗一向通俗浅显,可是这首诗却很朦胧。失恋后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尽在其中了。

和湘灵分手后,白居易始终心中惦记着她。后来,他写给湘灵很多诗。像《寄湘灵》,《寒闺夜》和《长相思》。其中《长相思》里最后写到的:“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就是后来《长恨歌》中“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雏形。

还有那首《潜别离》表达了他的不甘和幻想。

不得哭,潜别离。

不得语,暗相思。

两心之外无人知。

深笼夜锁独栖鸟,利剑春断连理枝。

河水虽浊有清日,乌头虽黑有白时。

唯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

然而白居易非常清楚,幻想终究是幻想,不可能成为现实,只是心愿而已。但我觉得,有时候幻想比现实更加美妙。

后来,白居易为了功名,离开洛阳,奔赴长安。也就再也没见过湘灵。据说,白居易44岁被贬江州途中,见到了漂泊的湘灵父女。是时湘灵还未嫁人。白居易又写了一首《逢旧》

我梳白发添新恨,君扫青娥减旧容。

应被旁人怪惆怅,少年离别老相逢。

“添新恨”,那首《长恨歌》还不够吗?他在恨谁呢?是湘灵,还是他人?其实当年白居易娶了湘灵结果会更好吗?很难讲。世间事,就是这样,没得到的分外珍惜,久久难忘。而一旦得到,光晕就会消失了。《赖宝日记》里说过,对付女人就是让她永远满足;对付男人就是让他永远得不到。没得到永远是圣洁的天使,而一旦得到就会变成黄脸婆。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在得到与失去之间。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