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从《离骚》看香草美人与屈原之政治悲剧的联系  

2014-05-20 12:5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离骚》看香草美人与屈原之政治悲剧的联系

“至于屈原,他首先是一个政治家,其次才是文学家”(魏炯若《离骚发微》),此话不假。但是我认为屈原并不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家。屈原的政治理想具见于《离骚》。历来许多学者从《离骚》出发,认为屈原继承了古代合理的政治思想,如尧舜的“耿介”,“举贤授能”,“修能”,“上下求索”等。还有许多学者从屈原鄙视小人误国,坚持连齐抗秦的外交,令“怀石自沉汨罗”也不离开楚国的气节等方面大赞屈原的政治志向。然而历史是屈原亡,楚国崩,秦得天下。这就最直接的说明了屈原是位失败的政治家。(当然这要从屈原的社会地位出发才能下此定论,在此不多做论调)。

 身为“帝高阳之苗裔”,生于“庚寅”之吉时,既有内美,又修外能,堂堂一贵族,又有“乘骐骥以驰骋”之志,更有“入则与王图议国事,出以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的特殊身份,怎会落得个“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即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的下场。我认为《离骚》中的香草美人在一定意义上可以深层次另角度揭示屈原政治悲剧的必然性。                                                                                                       

    《离骚》一文中共有20几处写到香草,共十八种:江蓠、芷、兰、莽、椒、菌、桂、蕙、茝(同芷)、荃(依洪兴祖补注“荃与荪同”)、留荑、揭车、杜衡、菊、薜荔、胡绳、芰、荷、芙蓉。【申椒:申地所产的椒。椒:香草名。一说“申椒”即椒,“椒生多重累而从簇,故曰申椒”(江瑗《楚辞集解》)。桂菌:即菌桂,香木名。蕙,茝:均香木名。杜衡:香草名。辟荔:香草名。】(《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先秦两汉卷》罗宗强)。大量出现在《离骚》中的鲜花香草有着特定的象征意义,关于这一点,古人早有论述。王逸在《离骚序》中说:“《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喻。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其实在当时香草是贵族祭祀用品,因其圣洁故将香草比拟成忠贞的精神实质,并以佩戴其作为忠贞的象征。从此用香草比兴而从屈原者比比皆是,尤以贬官士人为甚。贬官士人出于自身特殊的处境考虑,贬官文学多采取比兴手法,曲折地表现自己的情志。贬官士人在政治上的孤危地位,使得他们在文学中或托儿女之情以写君臣之事,或以花草自喻,表达自己内心的忧虑。

但过往文人,却未深入体会香草比兴之隐射内涵。如果只是为文而文则然,如果是为政治而文则不然。古文人者,多数为文是为其政治仕途服务的,所以盲目地追从屈原之香草,使之繁复不衰是个错误的历史曲线。要知道香草中包涵的是女性性格之喜好,我称之为香草之性情。从古今历史着眼,试看英雄豪杰中只有多少是爱香草的,更莫说杰出的政治有成者。楚地其及承脉的南方以香草寄语者更甚,也是南方性情的一大特征,而南方性情导致了南方举事而成帝王者远少于北方。这都说明整天围绕香草转的难以成为有成政治家,以其比兴文章只能引起同宗者的共鸣,却不能得到英雄的青睐,更不能成就英雄的事业。这些同宗者以仕途失意者居多,这是否也反证了其香草之性情不适合政治角逐呢。

《离骚》一文中提及三次求美人事例。美人的意象一般被解释为比喻,或是比喻君王,或是自喻。后来学者认为这暗合了才情甚高的屈原不被君主赏识重用的现实,“路漫漫其修远兮”,他上下求索的过程之艰辛而痛苦。先求宓妃,但“虽信美而无礼兮,来违弃而改求”,申明求女非徒渔色,宓妃虽然外貌吸引,可惜用情不专;笔墨落到简秋身上,却以媒母从中阻梗,帝王已先屈原而得到简秋,第二次求女又告落空;经两次失败,屈原已将近心灰意冷;趁帝少康尚未和有虞氏二女结亲前,一碰运气。但屈原心想到媒母的能力,也就主动取消了求亲的行动,只能感慨:“闺中既以遥远兮,则王又不寤;怀朕情而不发兮,余嫣能忍与此终古。”从这些事例中,众多后者看到了屈原的时穷,及其通向“美政”的目标的道路实在太遥远了。从而随其牢骚者振振有词,似乎理据全真。

却很少人发问为什么屈原追求的是美人,美人真的是美政的载体吗?我认为把追求一种政治理想比作追求美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的失败。追求美人是私人情感的行为。政治的私人情感性远没有私人感情的情感性强。而追求美人始终是以私人情感为主元素的行为,存在很大的非理性和非现实性即理想主义。政治却是高度现实性和高度理性的寄托体,私人感情因其主体柔弱性大多数时候是政治的阻碍。美人不仅不是美政的载体,还将成为美政的最大敌人。屈原的这一比兴折射出其政治素养深处的理想主义与政治性格深处的柔弱性,我称之为美人性情。其理想主义和柔弱性反过来又使他执着于美人的追求而陷入政治策略的狭隘性里。这些正好导致了其在忠于哪一个君上出现严重错误,在爱国与忠君问题上矛盾难解,在重重压制下没有强硬的对策与主见,只是求神问卜,然后怀石沉江。其比兴追随者多数为失意之人,尤以怀才不遇自比。牢骚后或是默默等待时来运转,或是干脆躲进深山老林,争得高人隐士名。殊不知,命运在自己手里,时运靠自己创造。其追随者都同是美人之奴隶,政治之摒弃者。这又反证了美人性情是导致屈原政治悲剧的最深层次原因。

历代文人学者从文学角度出发,深深的沉迷于《离骚》的文学魅力。再从其文学中发掘屈原的人格魅力。再从其人格魅力谈其政治魅力。自然,《离骚》中的香草美人以实体的身份作为其文学线索与文学精神象征的寄托载体,也就是其文学实质所在,必然也被带入到屈原的人格和政治魅力的考略中,我认为这就是所谓的文学的载道途径。从“才高者苑其鸿才,中巧者猎其艳辞,吟讽者衔其山川,童蒙者拾其香草。”(《文心雕龙·辨骚篇》刘勰)这种评论中就可以清晰地看见其载道性。而这过程往往容易融入个人的主观现实与其在其无奈现实下的主观情感,从而忽略了政治的现实性与客观性。这就导致了《离骚》中的香草美人成为历代赞赏屈原者的吹捧物,从而在议论起屈原政治魅力时往往忽略了对香草美人独立的客观分析,自然也就很少人从不同角度揭示屈原政治思想中深层次的柔弱性、妥协性与政治策略的狭隘性。

屈原身为正派政治人物,在忠君和忠国家发生矛盾时,应很坚定的选择国家。选择国家后屈原所代表的就是其国家、人民了,其自身的所有权也不再在自己的手里。所以其自己的被压制实际就是人民和国家的被扭曲。面对人民和国家的兴衰,我认为其应该采取各种手段(包括夺权得位),战斗到底,得以施展其政治谋略,实现其保民兴国的宏伟理想。即使身灭,也要使其战斗寄托于他体而延续。然而历史是拥有特殊身份的屈原在面对着政治压制时自跳了汨罗。其行为表面上是自身的高洁忠贞,实质上就是对国家人民兴亡之责任义务的隐晦的退让,逃避。而这种退让和逃避使楚国直接丧失了用以挽救其的寄托体。这就是在香草美人性情下的屈原不是一位成功政治家的最直接表现。政治的失败也就是其最大的政治悲剧。从而以《离骚》里的香草美人为代表,香草美人一定意义上揭示屈原的政治悲剧的必然性。

“至于屈原,他首先是一个政治家,其次才是文学家”(魏炯若《离骚发微》),此话不假。但是我认为屈原并不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家。屈原的政治理想具见于《离骚》。历来许多学者从《离骚》出发,认为屈原继承了古代合理的政治思想,如尧舜的“耿介”,“举贤授能”,“修能”,“上下求索”等。还有许多学者从屈原鄙视小人误国,坚持连齐抗秦的外交,令“怀石自沉汨罗”也不离开楚国的气节等方面大赞屈原的政治志向。然而历史是屈原亡,楚国崩,秦得天下。这就最直接的说明了屈原是位失败的政治家。(当然这要从屈原的社会地位出发才能下此定论,在此不多做论调)。

 身为“帝高阳之苗裔”,生于“庚寅”之吉时,既有内美,又修外能,堂堂一贵族,又有“乘骐骥以驰骋”之志,更有“入则与王图议国事,出以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的特殊身份,怎会落得个“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即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的下场。我认为《离骚》中的香草美人在一定意义上可以深层次另角度揭示屈原政治悲剧的必然性。                                                                                                       

  《离骚》一文中共有20几处写到香草,共十八种:江蓠、芷、兰、莽、椒、菌、桂、蕙、茝(同芷)、荃(依洪兴祖补注“荃与荪同”)、留荑、揭车、杜衡、菊、薜荔、胡绳、芰、荷、芙蓉。【申椒:申地所产的椒。椒:香草名。一说“申椒”即椒,“椒生多重累而从簇,故曰申椒”(江瑗《楚辞集解》)。桂菌:即菌桂,香木名。蕙,茝:均香木名。杜衡:香草名。辟荔:香草名。】(《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先秦两汉卷》罗宗强)。大量出现在《离骚》中的鲜花香草有着特定的象征意义,关于这一点,古人早有论述。王逸在《离骚序》中说:“《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喻。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其实在当时香草是贵族祭祀用品,因其圣洁故将香草比拟成忠贞的精神实质,并以佩戴其作为忠贞的象征。从此用香草比兴而从屈原者比比皆是,尤以贬官士人为甚。贬官士人出于自身特殊的处境考虑,贬官文学多采取比兴手法,曲折地表现自己的情志。贬官士人在政治上的孤危地位,使得他们在文学中或托儿女之情以写君臣之事,或以花草自喻,表达自己内心的忧虑。

但过往文人,却未深入体会香草比兴之隐射内涵。如果只是为文而文则然,如果是为政治而文则不然。古文人者,多数为文是为其政治仕途服务的,所以盲目地追从屈原之香草,使之繁复不衰是个错误的历史曲线。要知道香草中包涵的是女性性格之喜好,我称之为香草之性情。从古今历史着眼,试看英雄豪杰中只有多少是爱香草的,更莫说杰出的政治有成者。楚地其及承脉的南方以香草寄语者更甚,也是南方性情的一大特征,而南方性情导致了南方举事而成帝王者远少于北方。这都说明整天围绕香草转的难以成为有成政治家,以其比兴文章只能引起同宗者的共鸣,却不能得到英雄的青睐,更不能成就英雄的事业。这些同宗者以仕途失意者居多,这是否也反证了其香草之性情不适合政治角逐呢。

《离骚》一文中提及三次求美人事例。美人的意象一般被解释为比喻,或是比喻君王,或是自喻。后来学者认为这暗合了才情甚高的屈原不被君主赏识重用的现实,“路漫漫其修远兮”,他上下求索的过程之艰辛而痛苦。先求宓妃,但“虽信美而无礼兮,来违弃而改求”,申明求女非徒渔色,宓妃虽然外貌吸引,可惜用情不专;笔墨落到简秋身上,却以媒母从中阻梗,帝王已先屈原而得到简秋,第二次求女又告落空;经两次失败,屈原已将近心灰意冷;趁帝少康尚未和有虞氏二女结亲前,一碰运气。但屈原心想到媒母的能力,也就主动取消了求亲的行动,只能感慨:“闺中既以遥远兮,则王又不寤;怀朕情而不发兮,余嫣能忍与此终古。”从这些事例中,众多后者看到了屈原的时穷,及其通向“美政”的目标的道路实在太遥远了。从而随其牢骚者振振有词,似乎理据全真。

却很少人发问为什么屈原追求的是美人,美人真的是美政的载体吗?我认为把追求一种政治理想比作追求美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的失败。追求美人是私人情感的行为。政治的私人情感性远没有私人感情的情感性强。而追求美人始终是以私人情感为主元素的行为,存在很大的非理性和非现实性即理想主义。政治却是高度现实性和高度理性的寄托体,私人感情因其主体柔弱性大多数时候是政治的阻碍。美人不仅不是美政的载体,还将成为美政的最大敌人。屈原的这一比兴折射出其政治素养深处的理想主义与政治性格深处的柔弱性,我称之为美人性情。其理想主义和柔弱性反过来又使他执着于美人的追求而陷入政治策略的狭隘性里。这些正好导致了其在忠于哪一个君上出现严重错误,在爱国与忠君问题上矛盾难解,在重重压制下没有强硬的对策与主见,只是求神问卜,然后怀石沉江。其比兴追随者多数为失意之人,尤以怀才不遇自比。牢骚后或是默默等待时来运转,或是干脆躲进深山老林,争得高人隐士名。殊不知,命运在自己手里,时运靠自己创造。其追随者都同是美人之奴隶,政治之摒弃者。这又反证了美人性情是导致屈原政治悲剧的最深层次原因。

历代文人学者从文学角度出发,深深的沉迷于《离骚》的文学魅力。再从其文学中发掘屈原的人格魅力。再从其人格魅力谈其政治魅力。自然,《离骚》中的香草美人以实体的身份作为其文学线索与文学精神象征的寄托载体,也就是其文学实质所在,必然也被带入到屈原的人格和政治魅力的考略中,我认为这就是所谓的文学的载道途径。从“才高者苑其鸿才,中巧者猎其艳辞,吟讽者衔其山川,童蒙者拾其香草。”(《文心雕龙·辨骚篇》刘勰)这种评论中就可以清晰地看见其载道性。而这过程往往容易融入个人的主观现实与其在其无奈现实下的主观情感,从而忽略了政治的现实性与客观性。这就导致了《离骚》中的香草美人成为历代赞赏屈原者的吹捧物,从而在议论起屈原政治魅力时往往忽略了对香草美人独立的客观分析,自然也就很少人从不同角度揭示屈原政治思想中深层次的柔弱性、妥协性与政治策略的狭隘性。

屈原身为正派政治人物,在忠君和忠国家发生矛盾时,应很坚定的选择国家。选择国家后屈原所代表的就是其国家、人民了,其自身的所有权也不再在自己的手里。所以其自己的被压制实际就是人民和国家的被扭曲。面对人民和国家的兴衰,我认为其应该采取各种手段(包括夺权得位),战斗到底,得以施展其政治谋略,实现其保民兴国的宏伟理想。即使身灭,也要使其战斗寄托于他体而延续。然而历史是拥有特殊身份的屈原在面对着政治压制时自跳了汨罗。其行为表面上是自身的高洁忠贞,实质上就是对国家人民兴亡之责任义务的隐晦的退让,逃避。而这种退让和逃避使楚国直接丧失了用以挽救其的寄托体。这就是在香草美人性情下的屈原不是一位成功政治家的最直接表现。政治的失败也就是其最大的政治悲剧。从而以《离骚》里的香草美人为代表,香草美人一定意义上揭示屈原的政治悲剧的必然性。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