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市侩文化(二)  

2014-12-04 10:02:57|  分类: 社会视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一个人,即使心被泡在羡慕嫉妒恨的毒汁里,工作中凑凑合合,对什么也没好奇心,只要表面上严肃守规矩,与别人一样,那么这个人就可被认可一个为好人,而当一个无能无聊的好人,即可满足很多中国大众的虚荣心了,而这种虚荣的底线,也不过是能够不被别人瞧不起罢了,当然,它的上限最多也只是可以瞧不起别人而已。

由市侩文化所形成的团结与和谐是肤浅的,缺乏活力的,三鹿事件告诉我们,我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形成,因纯粹的市侩社会缺乏深度价值观的支持,无法形成一种稳定持久的合力,我们只在活不下去时会闹腾一下,于是社会上来一次所谓的革命,接下来,新瓶旧酒,一切照旧,因我们的文化核心便是:一切人漠视一切人。

在中国,一个人,即使心被泡在羡慕嫉妒恨的毒汁里,工作中凑凑合合,对什么也没好奇心,只要表面上严肃守规矩,与别人一样,那么这个人就可被认可一个为好人,而当一个无能无聊的好人,即可满足很多中国大众的虚荣心了,而这种虚荣的底线,也不过是能够不被别人瞧不起罢了,当然,它的上限最多也只是可以瞧不起别人而已。 由市侩文化所形成的团结与和谐是肤浅的,缺乏活力的,三鹿事件告诉我们,我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形成,因纯粹的市侩社会缺乏深度价值观的支持,无法形成一种稳定持久的合力,我们只在活不下去时会闹腾一下,于是社会上来一次所谓的革命,接下来,新瓶旧酒,一切照旧,因我们的文化核心便是:一切人漠视一切人。 我们之所以有国家,是因为人们孤独与恐惧,人们愿意见到与自己相同的人而抱团儿取暖,而不是我们拥有共同的长远的目标,为了实现目标,最合理地把资源组织起来。 时至今时,我们仍听到中国底层大众有多么苦难,却很少听到造成这苦难的原因的个人性分析,从古至今,我们听不到中国大众有谁说,“我年轻时很穷,但我仍生了八个孩子,使我穷上加穷,以至于到我的孙子辈儿还没翻过身来,我犯了很大的错误,我不该任由情欲冲动而不加节制,我没有给孩子留下让他们一生受用的技能或遗产,我只是自私地想到养儿防老,却自食其果,我老了过得很苦难,我的孩子们也很苦难,由我们凑成的中国也很苦难”。 当我们初听马尔萨斯谈论“人的生产”时,我们竟认为是无稽之谈,依现实,人口理论应是中国人最关心的问题,从常识上讲,我也能知道,当我们不能生产

我们之所以有国家,是因为人们孤独与恐惧,人们愿意见到与自己相同的人而抱团儿取暖,而不是我们拥有共同的长远的目标,为了实现目标,最合理地把资源组织起来。

在中国,一个人,即使心被泡在羡慕嫉妒恨的毒汁里,工作中凑凑合合,对什么也没好奇心,只要表面上严肃守规矩,与别人一样,那么这个人就可被认可一个为好人,而当一个无能无聊的好人,即可满足很多中国大众的虚荣心了,而这种虚荣的底线,也不过是能够不被别人瞧不起罢了,当然,它的上限最多也只是可以瞧不起别人而已。 由市侩文化所形成的团结与和谐是肤浅的,缺乏活力的,三鹿事件告诉我们,我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形成,因纯粹的市侩社会缺乏深度价值观的支持,无法形成一种稳定持久的合力,我们只在活不下去时会闹腾一下,于是社会上来一次所谓的革命,接下来,新瓶旧酒,一切照旧,因我们的文化核心便是:一切人漠视一切人。 我们之所以有国家,是因为人们孤独与恐惧,人们愿意见到与自己相同的人而抱团儿取暖,而不是我们拥有共同的长远的目标,为了实现目标,最合理地把资源组织起来。 时至今时,我们仍听到中国底层大众有多么苦难,却很少听到造成这苦难的原因的个人性分析,从古至今,我们听不到中国大众有谁说,“我年轻时很穷,但我仍生了八个孩子,使我穷上加穷,以至于到我的孙子辈儿还没翻过身来,我犯了很大的错误,我不该任由情欲冲动而不加节制,我没有给孩子留下让他们一生受用的技能或遗产,我只是自私地想到养儿防老,却自食其果,我老了过得很苦难,我的孩子们也很苦难,由我们凑成的中国也很苦难”。 当我们初听马尔萨斯谈论“人的生产”时,我们竟认为是无稽之谈,依现实,人口理论应是中国人最关心的问题,从常识上讲,我也能知道,当我们不能生产 时至今时,我们仍听到中国底层大众有多么苦难,却很少听到造成这苦难的原因的个人性分析,从古至今,我们听不到中国大众有谁说,“我年轻时很穷,但我仍生了八个孩子,使我穷上加穷,以至于到我的孙子辈儿还没翻过身来,我犯了很大的错误,我不该任由情欲冲动而不加节制,我没有给孩子留下让他们一生受用的技能或遗产,我只是自私地想到养儿防老,却自食其果,我老了过得很苦难,我的孩子们也很苦难,由我们凑成的中国也很苦难”。

当我们初听马尔萨斯谈论“人的生产”时,我们竟认为是无稽之谈,依现实,人口理论应是中国人最关心的问题,从常识上讲,我也能知道,当我们不能生产出更多的物质时,我们可以人为地限制人的生产,以使我们的生活与人口质量不致降低到社会剧烈动荡的地步,我们的社会更不去劳神费力订出制度,鼓励人们钻研生产技术,提高生产效率,去生产足以令我们衣食无忧的物质,我们把专利看成某些小人利用雕虫小技欺骗剥削大众的工具,与此同时,当我们喜欢上了别人发明的雕虫小技,我们就是连偷带抢也要使一使,丝毫不顾对方同不同意,我们的文化鼓励人管人,人盯人,人攀比人,我们不鼓励社会中的一个人默默奋斗,为整个社会增添新的东西,我们的社会对权势与财富极端崇拜,而优越的智力毫无兴趣,事实上,整个中国社会都没有真正的使用智力的经验,我们以为,所谓人类的智力就是斗心眼儿,施巧技占别人的便宜,役使别人为自己服务,我们的经济甚至不懂得,当我们无法让大众具有消费能力,整个经济便无法发展。我们中国的使用智力的人,并不是那些使社会生产得到提高的人,而是那些争到分配社会资源资格的人,使自己得到权势与财富的人,我们甚至不鼓励多劳多得,我们鼓励“苟富贵勿相忘”,且不管人们凭什么而富贵,而只是想分上一份,这些市侩式的短见一直令中国社会无法真正拥有其向未来前进的引挚,因所有的短见仅仅来源于一些爷爷奶奶传下来的几句老话儿,而不是一代代人努力工作,艰难思考所产生的成果——事实上,中国市侩文化很清楚什么是对的,人们应该去做什么,但我们同时认为,那样太累了,我们无法完成,或是认为,那些事根本不值得去做——你若问一个中国市侩文化所培养出的人才,什么事值得他去做,他的终极回答多半是:不劳而获。事实上,中国社会一向以不劳而获而荣,谁能做到,谁便会很高兴。

翻开中国古书,在市侩文化中,甚至没有一种“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样一种最基本的价值观,我们的文化突出的是一个“情”字,这个“情”只有价值,没有价格,无法衡量,更无法取得大众的共识,本质上只是一种市侩式的想入非非,我们尊重亲情,认为父母必须管理好并满足孩子,但我们并没有说出父母该为孩子做些什么,我们提倡孝顺,但当我们的孩子不孝顺,我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与其它类型的社会根本不同的是,在中国社会,人们提倡什么,只是说明整个社会最缺什么,而不是这个社会已经拥有了什么,这是市侩文化的失败,它无法为自己目标达成结果——若想扭转这种颠三倒四、混乱不清的文化,我们必须为新的文化寻找真正坚实的奠基石。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