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潘素  

2014-11-05 19:10:13|  分类: 女性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素,以女画家著名,也以她是张伯驹的妻子著名。
  潘素的一生,没有相似者,也无法复制。童年受到良好教育,少女时代身世坎坷,出嫁张伯驹后受到精心培养,成为著名画家,同时也跟随张在战争年代及政治运动中颠沛流离。晚年生活终于稳定,但好景不长,最爱的人张伯驹先离她而去。
  潘素,也叫潘慧素。原名潘白琴,1915年生,苏州人,前清著名的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其父潘智合是个纨绔子弟,家产被其挥霍一空。其母沈桂香系出名门,为潘素聘请名师学习音乐绘画,使潘素弹得一手好琵琶,也为她打下良好的绘画基础。潘素13岁时,母亲病逝,继母王氏将她卖到上海妓院。
  在妓院,大家称潘素为潘妃,曾在上海天香阁接客。潘素生得端庄秀丽,在上海滩也曾大红大紫过,红火的时候天天有人围着她吃酒玩牌,那场面似乎可从白先勇的小说“永远的尹雪艳”中想像。
  张伯驹生于1897年,是著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张伯驹7岁入私塾,9岁能写诗,自幼有“神童”之誉,他一生风雅,喜歌吟畅咏,填词作画,尤爱收藏古字画。
  张伯驹在上海见到潘妃,惊为天人,一见顷心,提笔为其写下一副对联: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二人随即相恋。可当时潘妃已名花有主,国民党一名叫臧卓的中将欲将潘素纳为接。潘妃决定跟张伯驹后,臧卓把潘妃关在一品香酒店内,派卫兵把守。张伯驹托朋友买通了臧卓的卫兵,将潘素带走。那是1935年,潘素20岁,张伯驹39岁。从此,潘素一生陪伴张伯驹,跟着张伯驹跌宕的人生而沉浮。
  潘素嫁给张伯驹后,张伯驹立即发现了她的绘画天分,从而大力栽培她。潘素21岁正式拜师朱德甫习花鸟画,后又请汪孟舒、陶心如、祁景西、张孟嘉等教其习画,同时还让她跟夏仁虎学古文。夏仁虎是著名作家林海音的公公。此外,张伯驹带潘素游名山大川,让她从大自然中寻找艺术的源泉。当然,张家丰富的家藏名迹,也是她学习的好材料。潘素对学画非常用功,画艺日长。解放前先后在北平、西安开画展。解放后她学而有专,主攻青山绿水画,成为首屈一指的青绿山水画家。她的山水画作曾作为礼品赠送给英国首相、日本天皇等外国领袖。潘素曾与张大千、何香凝等名家合作,他们对其艺术造诣十分推崇。张大千曾这样评价潘素的画:“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杨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
  张伯驹有大量国宝级收藏品。解放前,潘素跟着张伯驹为保护这些古字画奔波颠沛,吃了不少苦头。潘素的女儿张传彩回忆,抗战期间,母亲将她托给西安的一位友人,自己和张伯驹一次次往返于北京和西安之间,将像《平复帖》那些国宝级的字画缝在被子里带出北京,在西安藏起来。
  建国后,张伯驹与潘素对新中国建设充满热情。张伯驹将他的收藏全部捐献给了国家。潘素积极参加支援抗美援朝行动,曾三次参加抗美援朝义卖义捐活动。
  50年代张伯驹与潘素的情况,章诒和在她的《往事并不如烟》中《君子之交》一文有不少记录。那时,章诒和的父亲请潘素作她的绘画老师,她由此得以与潘素及张伯驹交往。文章把潘素的容貌、言行举止、为人处事活脱脱地描写出来了,是关于潘素的一份珍贵记录。
  她是这样写对潘素的第一印象:一位四十来岁年纪,身着藏青色华达尼制服的女士从北房快步走出,她体态丰盈,面孔白晳,双眸乌黑,腮边的笑靥,生出许多妩媚。惟有开阔而优雅的额头上,刻着光阴碾过的印痕。
  章诒和跟着潘素学画几年,直到潘素与张伯驹离开北京去吉林工作。在章诒和眼里,张伯驹是相当散淡的一个人,而潘素为人处事细心得体。如章家请张伯驹夫妇吃饭,张伯驹不说话,只是吃,潘素却不停地夸这样那样菜好等等,非常礼貌周到。而这夫妇二人的真性,却在章诒和的父亲去世后体现出来。章诒和父亲去世后,她的母亲搬了家,第一个前来看望的人便是张伯驹与潘素。他们不知道章诒和母亲的新住址,到处打听,最后通过一个古董商诓称要与章家核对帐目才从农工党机关那里得到了章家的地址。
  张伯驹被打成右派后,他与潘素于1961年被下放到吉林。潘素到吉林艺专教书,张伯驹经陈毅介绍,出任吉林省博物馆第一副馆长。在吉林,张伯驹与潘素的日子比在北京时过得好些。潘素的教学工作开展得很好,还开了个人画展,观者涌跃,特别是她的大幅青山绿水画,备受赞誉,在东北画界引起了极大震动。
  但是好景不长,1967年,张伯驹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在隔离审查了八个月后,被迫从吉林省博物馆退职,送往吉林舒兰县插队。但公社却拒绝收这个快70的老头。于是,在雪天里,张伯驹与潘素离开舒兰返回北京。 回到北京,家已经被别人住了,老俩口只好挤进一间10平方米的屋子。他们一无粮票,二无户口,生活无着,靠亲戚朋友的接济勉强度日。
   1972年,陈毅逝世。张伯驹为陈毅写了这样一副挽联:
  仗剑从云作干城,忠心不易。军声在淮海,遗爱在江南,万庶尽衔哀。回望大好山河,永离赤县。
  挥戈挽日接尊俎,豪气犹存。无愧于平生,有功于天下,九原应含笑。伫看重新世界,遍树红旗。
   这副对联被来参加追悼会的毛泽东看到了,连声说写得好,问撰联者为何人。这一声询问,使张伯驹潘素在北京落上了户口。
   文革后,张伯驹得以平反。张伯驹潘素夫妇虽已年迈,心情却好,频频参加文化界各种社会活动。1980年2月,张伯驹与潘素二人在北海画舫办书画展,共展出二人作品58幅。1982年2月,张伯驹去世。十年后,1992年,潘素去世。
  张伯驹与潘素惟一的女儿张传彩一家住在张家在后海留下的惟一一所老宅里。老宅因年久失修,已相当破旧。
  张伯驹一生为潘素写了许多诗,从中可以看出他们之间情深如海。
  张伯驹晚年所写的《瑞鹧鸪》:“姑苏开遍碧桃时,邂逅河阳女画师,红豆江南留梦影,白苹风末唱秋词。除非宿草难为友,那更名花愿作姬,只笑三郎年已老,华清池水恨流脂。”追忆他与潘素情定三生的情景。
  每年元宵潘素的生日,张伯驹总要写诗给潘素。如《水调歌头》:“明月一年好,始见此宵圆。人间不照离别,只是照欢颜。侍婢梅花万树,杯酒五湖千顷,天地敞华宴。主客我与汝,歌啸坐花间。当时事,浮云去,尚依然。年少一双壁玉,人望若神仙。经惯桑田沧海,踏遍千山万水,壮采入毫端。白眼看人世,梁孟日随肩。”
  晚年,八旬的张伯驹到西安女儿家小住,与潘素暂别,写下《鹊桥仙》:“不求蛛巧,长安鸠拙,何羡神仙同度。百年夫妇百年恩,纵沧海,石填难数。白头共咏,黛眉重画,柳暗花明有路。两情一命永相怜,从未解,秦朝楚暮。”
  香港作家董桥写过一篇文章《永远的潘慧素》,他说潘素的画,加上张伯驹的字,是最佳。很幸运,我收藏的潘素的花鸟四条屏中三条有张伯驹的题字。但是,我没有潘素的青山绿水画,是为憾。
  
  潘素 - 上善之水 - 水之舞蹈
 
潘素 - 上善之水 - 水之舞蹈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