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之舞蹈

 
 
 

日志

 
 

【转载】笔底云烟,在变化中求平衡  

2014-11-29 21:31:15|  分类: 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少书法创作浅谈

 

笔底云烟,在变化中求平衡 - 郭志溪 - 散木园

 十三少书法作品:草书书论语

 

 书法作品的鉴赏从来是见仁见智的。康有为极力推崇魏碑,以致影响了晚清、民国乃至现代的书法风貌。然而也有许多书法家不学魏碑,而是学明、习宋、远追唐楷,同样有了造诣。元代赵孟頫的书法宗法二王,也算有功力的书法了,有人认为俊秀,有人认为无骨多媚而不屑一顾。

 看一幅书法作品的优劣,看一个人书法作品的造诣,也许看者只顾看,说者只顾说,而他人未必能理解。导致这个现象的原因之一是,书法美,太抽象了。

近来在十三少的博客中,欣赏了十三少的书法作品,特别是十三少寄来了两幅书法作品后,我想把自己欣赏十三少书法作品的一点体会归纳在此。

十三少在博客的首页说自己“书法追慕于米芾、怀素、徐渭”,在我看来绝对不止于此。十三少在书法领域涉猎甚广,汉隶、魏碑、二王、颜真卿、孙过庭、张旭、怀素、米芾、王铎、康有为、于右任等等,所以欣赏十三少书法作品,并不能一眼看出其出处,而是被十三少化古为己地统一了。

我比较喜欢十三少书法作品中自始至终贯穿的气势,犹如音乐中的“调”一样,它的气势开始是什么调到结尾依然是什么调,其间的波澜起伏均能平衡在这个调子中,可谓在变化中求平衡,而变化与平衡恰到好处的协调,产生了文似看山不喜平的美感。这在《草书梅清题画诗》、《写心经赠兄长》等书作中均有完美体现。

笔底云烟,在变化中求平衡 - 郭志溪 - 散木园

 

                                                      十三少书法作品:也写枇杷

 

 一幅好的书法作品,绝对不应该是类似印刷体的“逼真”,学谁像谁似的逼真,以及每个字规整得如算子,均不是创作,而是从根本上违背了创作的真谛。十三少的一些书法作品中,个别字的面目,甚至有舒同、于右任的风采,显然,十三少临帖(包括日常生活中的随时随地的意临)之广,毋庸置疑。习百家而成一家,书入我神,正是十三少的可贵之处。那些印刷体、状如算子的所谓书法作品,是无从表达书者的思想感情的,更不要说什么书法之美了。在《书赠老郭》这幅作品中,十三少沉着地抒发着自己的艺术感受,作品颇为尚“意”,大有苏东坡“我书意造本无法”之自信。虽然运笔并不“劲速”,却穷尽了“淹留”之妙,正是未知淹留,何来劲速?

说到“淹留”与“劲速”,我记起了孙禄堂的女儿孙剑云先生在谈及太极拳功夫时指出,太极拳到了第三层功夫,打起套路来,犹如在泥里、水里打,进退都有阻力。这与书法创作中的“淹留”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我认为《书赠老郭》等作品之所以具有拙朴、含蓄之美,就在于十三少正确理解并把握了淹留之意。有些书者运笔如飞,貌似流畅,实则轻飘。只有在淹留的基础上,才能真正掌握劲速。

《书赠老郭》这幅作品,快与慢、枯与浓、势断与意连,酣畅淋漓,荡气回肠。而大小对比、奇正顾盼,疏密相连,创意落款,更是把氛围营造得热烈而浓郁,在这个氛围中,十三少自由地歌哭,十三少豪放地舞蹈。在我面前,“书法”淡出,一幅音画出现了:远处黄沙飞扬,遮天蔽日似有大队人马隐约涌动,伴随着黄土高坡上特有的战鼓铿锵,我听到了铁马踏碎冰河的喀喀之声;这支远古的军队,朦朦胧胧,时隐时现,雄浑壮观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

鉴赏十三少创作的为数不多的书法作品,我并不局限于具体的撇捺点折的形态,而是从整幅书法作品和系列书法作品中,体会其飞扬的神采。在其精神饱满甚至踌躇满志的神采中,我同时也欣赏到十三少的庄严和大器磅礴。《旷达》、《守望麦田》等榜书,大有“我自岿然不动”的凛然与傲岸;《草书梅清题画诗》,像手持折扇着白色长衫的潇洒公子;而《也写枇杷》,又如酒酣微醺、持剑而舞的武士,在星空下、篝火旁,以舞蹈表达对美人的倾慕,行云流水,欢畅自如。可以想象十三少挥毫落纸书写鱼儿这首美妙的诗篇时,心情是多么地载歌载舞啊。

《草书书论语》是一幅比较完美的作品,骨肉相称,气韵生动,筋脉畅通,动感淋漓,极富节奏之美,颇有思逸神飞之妙。在我看来,字与字之间“连接”的线条,因为重复,因为稍嫌多了些,是其不足,然而瑕不掩瑜,到底掩盖不住这幅作品乃“心手双畅”的佳品。

 一千多年前的孙过庭就说过:“刚佷者倔强无润,矜敛者弊于拘束”,又说“温柔者伤于软缓,噪勇者过于剽迫”,即便认识如此深刻,他在书法创作中也未必能达到最佳的平衡。包世臣《艺舟双楫》在充分肯定孙过庭《书谱》的同时,也批评其存在凋疏、拘束以及“心闲不足”的缺点。比孙过庭更早的卫夫人在《笔阵图》中指出:“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一千多年来,无数书法爱好者和书法家,正是在书法艺术的荆棘路上追求着平衡,从而创造书法的艺术美的。我所以欣赏十三少的书法作品,正是因为它求变求新,并且在变化中求得了较好的平衡,从而避免了书法创作中最不易避免的“顾此失彼”。

 记得丹纳在《艺术哲学》中指出了艺术与时代、环境、种族的关系,我想书法作为抽象艺术,同样离不开时代。大唐的诗歌和书法之所以灿若繁星,是与大唐盛世分不开的。现代社会,特别是市场经济主导的现代社会,艺术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变形、变态、媚俗与媚雅、快餐与趋利等,无不影响着人们对艺术的追求和鉴赏。我读到过刻意变态的书法,也读到过把汉字写象形从而是画的书法,那种不顾汉字结构不顾汉字特点的乱写,以为自己变态一点,就跻身扬州八怪的“书法创作”,我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一些自命的书法家,忙得如“华威先生”,把书法作为钻营营利的媒介,走捷径写字,以为把宣纸写烂了,就是力透纸背的所谓书法家,我从来都是鄙而远之的。

 我想提醒十三少的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心慕手追自己心目中的艺术,要耐得住寂寞!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多元的时代,书法创作在风格上将更加多样和丰富,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应该向属于自己的鲜明风格,属于自己风格的山峰执著攀登。或许提醒已是多余,综观“太阳堂”的文字、图片等驳杂内容,我对十三少充满了信心。正如他心慕的米芾在大宋年间呐喊的那样:一扫二王恶札,照耀皇宋万古!十三少也有这般书不创新死不休的气概。

 孙过庭讲过“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这是古人关于书法创作的辩证法。入与出,出与入,要反反复复,从量变到质变,最后要解决的是“复归”的问题。十三少显然意识到了这点,他不仅“近取诸身”,而且在设计、文学、绘画、摄影等艺术领域“务修其本”,这点,可以从他的博客“中国●太阳堂”的百花园中领略。

祝十三少在艺术的道路上劲速!

 

笔底云烟,在变化中求平衡 - 郭志溪 - 散木园

 

笔底云烟,在变化中求平衡 - 郭志溪 - 散木园十三少书法:草书梅清题画诗 (左)
 
 
 
 
 
                                 
 
   
 
 
 
 
 
 
                                          
 
 
 
 
 
 
 
 
 
 
 
 
                                                                                                                                                       十三少书法作品:书赠老郭(右)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